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致命秘密 阶段五

刚刚从街头奔到天台,还没来得及喘气,林阳就要翻到旁边建筑物的顶楼了。此时,后面的追杀者的追逐脚步仍然不停歇的追了上来,就在林阳刚好翻到另一个建筑的时候,追杀人追了上来并开了一枪,只是这一枪仅仅从林阳的身边飞过。躲过了这枪后,林阳继续奔向建筑物的楼梯,只是这次幸运之神并没有继续眷顾他,这门是锁着的。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气喘吁吁的海文也赶到了顶楼,然后两人就在门的两端对望着。


虽然房东说林阳曾经承租自己的单位好一阵子,而且搬离的日子也恰好是杜锋命案发生的当天,可是林阳这租客行踪仍然成谜。海文遵循着房东提供的联络资料去寻找林阳这个人的下落,可惜仍然徒劳无功。不过事情有了开端也实在是好办很多


竟然曝光了,张君没想到自己手下最冷静的杀手竟然百密一疏被受害者拍下了样貌。这几年来,林阳和谭丁因为下手从来没太大的破绽而成为了手下的猛将。讽刺的是,一直认为是个鸡肋的吴凡却在近期建功连连,不止是举报了杜锋,这次还举报了林阳的疏忽。张君怔怔的看着继续游动的小鲨鱼发呆,想着要怎么处置林阳。这时候,谭丁又闯了进来,劈头就问:“什么时候下手?我是说林阳?”

张君再想了片刻,淡淡的道:“这次,我自己来。”


看着已经在不停减少的秒数,林阳暗暗大叫不妙,然后就开始收拾好一些东西,就展开了逃亡的路程。就在这个时候,张君的任务指令就传了过来,这次要暗杀的目标,仍然是个平凡的路人。这半年来,林阳已经渐渐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尤其是事后得知这些人并不是得罪了张君还是什么委托人之类的,被杀的原因也只是建立在他们应该被杀这个荒谬的道理上。可是,身为一个全职杀手,质问杀人动机是根本违背了自己的职业道德,所以他纵使厌倦,也从不过问。

可是当这次和死亡那么靠近,也感觉到之前自己杀害的人很可能跟自己这次将会被追杀的情况相似。他也不做多想,稍微瞄了这次任务的资料,就急急忙忙的出门了。才走出客栈门口,林阳就看到沿路都有人在注视着他,已经好几天没出门的他也大概想到是上次暗杀那警察让他身份曝光了。他暗自一惊,却没有太多的时间继续想后续应该怎么做,他骑上了电单车就飞驰而去了。


收到林阳曾经出没于城外的一个小镇的情报后,海文也顾不上自己还没梳洗的邋遢,就飞奔出了门想要尽快找到林阳。可惜的是,尽管他很快的抵达林阳曾经出现过的小镇,可是能问到的也只是在早上他就从客栈迁出,然后骑上租来的电单车走了,而且使用的身份并不是林阳。海文泄气的从客栈老板处和电单车出租单位要了一些资料后,就意兴阑珊的回到了警局,然后就把找回来的资料交给了相关的同僚想要知道被冒用的人物跟林阳的关系。


骑到了半路,林阳就把电单车停在了闹市的路边任其被拖走。然后就按照着手机上显示的受害人方位走去,从画面上看来,受害人应该就在前方的不远处。这时候,他的倒数时限还有大概五小时的时间,他打算完成了这次的任务之后,就乘着张君事先安排好的车子离开这个城市。他小心的走着,差不多就快到受害人的方位的时候,才发觉对方是个街上贩卖饮品的小贩。

今晚的夜市不知怎的显得特别热闹,受害人的摊位也非常的受落。几乎每个经过的人都会停下来买一杯喝的,林阳看了这个状况不禁皱了眉头,这样是要怎么下手?受害人身边还站着一个妙龄少女在帮忙处理一些摊务,林阳看着自己的装备包,翻出了一包东西,是一个轻巧的注射器,使用得当的话可以在不着痕迹之下把毒药注射入受害者的身体内。

在准备好之后,他走向前去,才想要按照原定计划拍打对方的肩膀然后把毒药注射进去的时候,刚才看到的妙龄少女转了过来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这张脸孔林阳自然熟悉到就算幪着眼也绝对不会认错的——是张君。还未等到“受害人”反应过来,林阳下意识的推了受害人一下,然后就听到“砰”一声,围绕的顾客都闻枪声散开了。

林阳没命的逃跑,然后就钻入了人群中让自己淹没于人潮之中,留下懊恼的张君在后面直跺脚。


海文的倒数仍然在预定的速度进行中,靠着吴凡身上的通行证,海文误打误撞还是从底层上到了第十三层。在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后,海文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想要稍微观察一下四周的状况,只是才一伸出头,就问到了一阵芳香,还没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就开始模糊,晕倒了。谭丁看着已经瘫痪在地的海文,冷笑道:“还真是窝囊,弄一弄就手到擒来,嘿嘿。”


穿过了小巷后,林阳随便找了一个看起来能让自己急速逃离这个鬼地方的跑车,经过一番折腾后就开着它离开了。一路上他不断想着为什么张君会出现,张君为什么朝他开枪?他看着手机上的“被害人”方位和资料,可是却发现这“被害人”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靠近。林阳不解的看着手机荧幕,却也同时间飞驰离开了这城市打算先逃到邻近的城市再打算。终于在驶出高速大道的时候“被害人”的方位已经停止向自己靠近,这时,活命期限也只是剩下三个小时半。

看着懊恼的谭丁,张君看着方位图中渐行渐远的林阳,道:“他还会回来的,他知道孤身一人不会有好处”


打发走了谭丁后,张君把林阳的联络号码输入了自己的程序里面,才惊觉原来林阳已经是游戏中的参赛者。她暗自得意了一阵子,然后就布置了看起来像是任务的陷阱,引诱一直不露面的林阳出现,然后把他打入了失败者的行列。


今天已经是阶段五的第四天了,这些天海文已经丧失了辨认日期的能力,而每天的突击检查已经渐渐成了他辨别新一天已经到来的指认。因追击林阳导致精疲力尽而趴在办公桌上的海文突然间听到了手机的铃声,然后就立刻跳了起来。

“我需要你的帮忙,你下午先到市区等我,我会再跟你联络。”,是林阳的声音,可是还没等海文回应,林阳就挂断了线路。

还没回过神来的海文看着桌面上的时钟,现在离下午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于是他就跳了起来抓了一些东西就奔出了警局。


“他真的回来了!”,雀跃的谭丁看着追踪图对张君嚷着。

冷静的张君看着逃亡多日的林阳一如所料回来了这个城市,就开始部署手下全力出动追杀。深知林阳身手的她也在观察了城市中的布局后,选择了在某大厦的顶楼埋伏,要是追杀的团队无法达成任务,那么她就利用自己的狙击枪让他死得痛快。


海文如约的在中午时分就抵达市中心了,才刚下车,手机就响了起来。

“我在街角的咖啡馆……”,林阳小心翼翼地道,可是说到一半却好像枪声大作,接着话筒的另一边就传来尖叫声。

“我等下再打给你!”,匆忙间,林阳就把电话挂了。

海文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也听出来林阳的处境其实相当危急,海文现在距离街角的咖啡馆也其实不远,于是他就飞奔了过去试图一探究竟。还没抵达街角,他就看到一大群人在惊慌失措的从咖啡馆逃了出来,然后一群持枪的人像是在追逐着什么向前奔了去。跟在后面的海文眼看不对劲就马上拨了电话要求支援,然后继续追了上去。

穿过了几个巷子后,他看到这群人奔上了一座商业大楼,机智横生的他于是奔向临近的另一座大厦然后跑到顶楼想要截住林阳。


已经是第五阶段的最后一天了,林阳在自己面前惨死的画面依然让海文挥之不去。

海文浏览着林阳的手机内容,翻看着里面的电子邮件以及一些林阳留下来的笔记。从里面的信息看来,林阳大概是一个时刻都要奉命去暗杀一些人的职业杀手。只是到了近期,任务的内容却想是转了一个方向似的,从以前的名流人士,变成了平民老百姓。到了最后,海文也注意到原来林阳也在这几天和自己一样被卷入了同一个游戏,那么一直以来林阳追杀的人是不是都是游戏的失败者呢?如果是这样,林阳怎么到头来也被卷入?是说林阳根本不知道幕后人士根本就是主导这个游戏的人吗?

想到这里,海文不禁心里一寒。就在这个时候,吴凡走了过来说是要关心案情的进展,不知怎的,平日无话不说的海文面对着吴凡却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感。他无精打采的含糊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就把吴凡给打发走了,毕竟吴凡并没有直接介入这些案件的调查。


“我没时间了,这个交给你!”,还没等海文反应过来,林阳就透过铁门的缝隙把自己的手机丢了进去给海文。

就在海文弯身下去拾起手机的时候,门外的林阳就中了一枪倒在地上,跟弯腰拾手机的海文打了一个照面。林阳的脸上脸瞪得老大,感觉就像是有什么冤情还未来得及澄清而死不瞑目的样子。海文急忙对着门锁开了几枪想要出去,可是玟才推开了一点,后面的追兵的枪声就开始噼里啪啦的开过来了。海文此时只好再度关上了门,不过还好支援也在这个时候赶到,听到警笛的呼啸声,追兵们就赶忙翻回去刚才的建筑物离开了现场。

这时,海文才慢慢的推开了门,然后端倪林阳的死状。这不是狙击枪造成的弹痕吗?他四处望了望,却不见任何狙击手的埋伏。

(致命秘密——阶段五过关。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