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婚•灭

才踏出安的家门,泪流满面的安就疯狂地奔了出来从背后紧紧抱住森,任由因止不住哭泣而抽慉不已的身躯牢牢地贴住他的背。一面把满脸眼泪擦在森的背后,她一面哭求着森不要离开,说是没有了他就活不下去。很是心疼的森忍着快要决堤而出的泪水,慢慢地把安的手握着,强压着哽咽的语气要求着安把手放开,说这样对大家都好,可是天晓得做了这样的决定森也已经辗转难眠了好几天。

终于安哭累了,手上的力气也感觉稍微减弱了一些,感觉是时候了的森于是狠下心来挣开仍然哭哭啼啼的安的怀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安的住所。面对着森突然的行动,一时怔住的安也忘了哭泣,就顺势跌坐在地上望着森快步地离开,一直道他消失在眼帘了,想起和森在一起的快乐日子的安又再度哭号起来。

终于还是分开了,森一路上虽然是难过的,但是看到背包想到里面装着的小盒子,嘴角还是微微地上扬了起来。看一看时间,已经快要晚上八点半了,距离自己说好的时间已经不到十分钟了,还是快点回去的好,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迟到了可不好。


欣已经和她心爱的他在一起五年了,五年,是个不长不短的日子,足够让一个任性的小笨蛋成长为一个更贴心的女人,至少她是这样想的。虽然自己一直都很任性,可是在这一两年来为了他,她放弃了事业上的升迁机会,更为了他开始去做一些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比如说去学烧菜做家务甚至打点他家中的两老的起居饮食。有时候,连她自己的父母亲也以为自己的女儿是不是被调包了。

他是公认的好人,这已经是个毋庸置疑的事情,自己之所以会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他,可能也是因为这点吧,她想。有一个可以和愿意包容自己的任性的男人,大概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心愿。在一起已经快要五年了,除了间中一两次闹得比较僵的争执外,他们几乎都很安然无恙的过着快乐平淡的日子,至少在一个月前她是这么想的。

今天是她的生日,可是她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今天他说会因为有些事情要处理会迟点回来,欣就知道这样下去是不会有任何的结果的。于是就趁着今天,她要在自己的生日实行这个计划,人总是要在生日的时候对自己好些的,不是吗?


她有什么不可爱的?尽管她任性,可是从来没有挥霍过他的一分钱,近几年自己甚至因为开始把钱财交给她规划的关系更是升值了不少。而且,这几年来她的脾气也开始有收敛的迹象,虽然偶尔还是会为了些小事抓狂,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可以忍受的,重点是她发起脾气来还难得不让人讨厌。所以虽然安一直都是千依百顺的,她的影子却永远还是挥之不去。

不过安的事情已经是过去式了,男人要做的就是展望未来,过了今天,他就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不是吗?他按捺住自己的兴奋,故意不先播电话回家,免得这意外惊喜提早瀑光,那就看不到她真情流露的那一个画面了。就快要到家了,停在离家不远红灯前的他神经质的抓起了旁边的背包想要确定那东西是不是还在里面,就在青灯前的那一刻,总算摸到了它,忐忑的心才陡然像是找到了依靠安定了下来。


现在是七点,离他本来说要到家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半,路上大概不会见到他吧,欣想着。踏入了机场德士后,看着已经住进了三年多的屋子,看着他们俩亲手挂上的手工门牌,看着院子里绿意盎然的花园,纵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却还是不禁泪流满面。很快的,欣把脸上的眼泪擦干,然后就指挥司机快点离开,就头也不回的永远离开这个地方。

这次离开,她选择任性的不跟任何人说,甚至连自己一个月前辞职的事情也瞒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他。这次是让自己好好去放个长假,她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到她的地方流浪个一头半个月,回来后人事已非就重新开始吧。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坚强。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星期天,是个难得天气很好的周末。记得当天他起得很早,想必是为了去买个早餐回来给自己吧,他总是那么的贴心。自己会这么早惊醒,其实是因为他忘了把自己的手机带出门,到底会是谁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嘛?不管了,她任由他的手机响个不停,然后用枕头狠狠地捂住耳朵当作听不到。庆幸的是,对方总算是个识趣的人,没多久后,就挂断了。可是不到五分钟,该死的电话又播来了,天啊,今天天气那么好让我睡一下会死吗?欣不情愿的爬下床,想看看到底是那个该死的混蛋一直播过来。

欣几乎从来不碰他的手机,一来是自己根本不会用他这部像是飞行操作仪的所谓智能手机,二来他的手机想必也应该是很沉闷的。可是看到来电显示着的是昵称“小宝贝”的人,欣的好奇心突然间飙高到历史的最高点。先不要愤怒,镇静些,就在她深呼吸后想要按下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接听键时,家里的大门就传来了开锁的声音,几乎就在同时对方也挂断了电话。


到家啦,狂喜状态中的森看着车后放着的一束她最喜欢的百合,就开始想象要怎么开始今天一连串的惊喜,至于安嘛,去他的,已经是过去式啦!理想中他要做的,就是看着已经打扮得很漂亮,穿着小晚装的欣开门迎接,然后就把自己手上一大束的百合花递上,然后就一起出发到家里附近的西餐馆,也就是他们第一次吃烛光晚餐的地方去吃一顿丰盛的大餐。为了这天他可说是费尽了心思筹备,甚至包下了整个餐馆,还请了几个朋友在他要饭后甜点呈上来时出现演奏他们最爱的歌曲,就在她最开心的这一刻,他就拿出已经挑了好几个星期的求婚戒指,在浪漫的氛围下要她和自己一起度过甜蜜的下半辈子。

就在他从甜蜜的幻想中苏醒的时候,他看了看手表,嗯,正好八点半。他抓起了百合花,然后从车子缓缓的走出来。他还没看到家里虽然已经是八点半了却仍然一灯不亮,他享受着今晚吹起那令人心醉的晚风,然后优雅地按下了门铃的按钮。只是按了好几下却仍然没有回应,这时他终于发现整个屋子怎么黑漆漆的,该不会是……

他急忙的跑回车子从背包找出了家里的钥匙和手机,一面开着门,一面拨打给欣。可是已经踏进屋子里了,她的电话怎么一直不通?屋子内黑漆漆的,一打开电灯,森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仿佛踏进了一个陌生的地域。虽然所有的东西还在应该呆着的地方,可是却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就飞奔到房间去。

房间里依然整洁如昔,可是却不见梳妆台前的一堆瓶罐。他发疯似地把衣橱里的所有衣物搜了出来,只见里面所有欣的衣服都几乎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只有他们的情侣套装。森怪叫着,哭喊着欣不要再跟他玩躲猫猫,说他认输了,要她快点出来解释这一切,可是他的呼唤像是掉入了无底洞一样,不用说回应,连个回音都没有。


就在登机前,欣在机场内的公共电话亭拨了一个电话给父母亲,交待自己接下来会在国外,要他们不用担心自己。毕竟要她狠心不告诉任何人说要暂时离开,欣自觉根本办不到,或许她真正担心的,是森在完全找不到自己的时候不知道会做些什么事情吧?可是想到他是怎么在这段期间一直隐瞒自己跟另一个人交往,她却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才完全察觉不到,不是说女人都有第六感的吗?

就在电话挂断后,欣快速的放下电话,然后爬回床上继续装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仍然按照着星期天这出戏的剧本一直进行下去,梳洗吃早饭,然后出门逛街,吃午饭,回家看电视,吃晚饭,睡觉。只是身为这出戏的女主角,今天却怎么也没办法入戏,或许是早上的那通剧本外的电话打乱了原本应该平淡又欢乐的星期天吧。记得当天她罕见的早睡,虽然等待她的是一整夜的辗转难眠。

很快的,几乎不用两三天的时间,她就找到了对方是什么人住什么地方在一起多久了。她选择暂时不采取任何行动,一直到两个星期前森神秘兮兮的开始问她一大堆有的没有的东西,还罕见的破费说要在自己今天的生日大吃一顿。还记得当时他故意用很平淡的语气邀约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自己的第六感才真正的发挥了效用,该不会森要……


陷入歇斯底里的森开始疯狂的搜索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厨房里的碗橱都不放过,仿佛欣就像是个会软骨功的顽皮小孩会把自己隐藏在里面一样。可是无论找得多仔细,无论找了多久多少此却仍然不见她的踪影。在最无助的状态下,他抓起了家里电话的听筒,无意识的拨了她的号码,可是却没人接听。已经是九点重了,欣怎么还没回家,一定是工作太忙,他自我安慰着。

才放下电话听筒,电话就响了起来,已经快陷入失心疯状态的森连忙抓起了听筒,听到的却是朋友打来的催促电话。还没听完朋友连声的催促,森就开始哭号了起来,说欣不见了,不见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对方本来欢乐的语调突然间因为森的崩溃而突然间停了下来。不知所措的他们也赶忙挂断了电话,然后就在十五分钟后出现在他面前看着认识多年的他第一次呼天抢地的哭喊。


她在想,如果森这时候飞奔过来机场,答应从此不再拈花惹草,到时候会有什么局面。一面缓步走进飞机机舱,她的脑海浮现的确实森和安卿卿我我的画面,可是同时间她想的却是如果森这时候为了她大闹机场的情景。终于坐下来后,她摇了摇头,别傻了,不是说去流浪吗?曾经熟悉的他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甚至以后见到他,他已经是个陌生的过客了,陌生人的对不起又有多少人会放在心上,更何况是迟到甚至可能永远到不了的对不起?

后记:这才比较像是向上星期重播的迷你广播剧致敬的文章,呵。同样的这故事没有任何的背景,纯粹是dry男在脑海中自导自演的悲剧。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