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算命•二

预言是不是准确,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对于一个预言者来说,预见的则必定要发生,而且要以符合大家的利益这个前提下发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就是俗称的自我应验预言(self-fulfiling prophecy)。从预言者的角度设想的话,每个目标都必定死亡,反正警方也从来没有到组织去找碴。事实上,除了执行者,大概也不会有太多人知道这些目标是怎么死的。

在训练中心的前八年内,裴达接受的训练包括有易容术、爆破术、近身格斗、罪案现场搜证等等。在这八年内,裴达是以近乎全数高分完成课程的,也是中心创立以来数一数二的高材生。同届的另一位杰出学生,则是也同样创下高记录却以微分之差仅次于裴达的高孟。

昌哥在裴达完成了八年后的基本训练结束,然后被接纳成为见习执行者后,接手了成为他的专属指导教练。昌哥在世时常在炫耀说,能教到天资聪敏的学员是非常件值得令他高兴的事情。昌哥是个生性极度乐观,非常乐天知命的一个人,尽管如此,执行任务起来,却是异常的冷静。除了为人大方外,在裴达还沉浸在因双亲身亡而极度悲伤的那阵期间,倘若不是昌哥一直在给他鼓励打气,恐怕今天的裴达仍然是个不成材的烂人。

因为裴达资质过人的关系,也刚好昌哥一直也是执行者中成功率最高的,所以昌哥虽然是个成天嬉皮笑脸的人,但是对于裴达的训练却从来都不含糊。事后每次跟昌哥出来聚餐聊到裴达以前的训练课程的时候都让我吓出一身冷汗,相比之下,裴达对我的训练根本不值得一晒。

可惜好景不长,在裴达终于完成所有的训练后,才没几年光景,昌哥就在执行任务中途身亡。那是一个裴达在事后回想着实并不普通的任务,从一开始就从来没听过有哪次任务是需要两个执行者共同执行的。而且当时他也疑惑地对昌哥提出了这个疑问,可是却没从昌哥那边听到任何的答案。

尤记得当时候我刚结束了基本训练没多久,然后才刚被安排成为裴达的学生。在事故后裴达每次在重述当天发生的事情时,本来处事冷静的他每每谈起这个就开始情绪激动,然后少有的神色慌张起来。

当时候是昌哥先收到任务指南的,然后才依指示去顺便兜裴达一程。目标名字叫做朗丹,资料上说是什么精神错乱的病人,没有亲人然后有自残倾向的一个人。特别的除了这是个没有任何预言驱动的任务外,还有这次系统并没有交出这个人到底在此时身处何方,只是提供了一些目标可能会出没的一些地方。

一脸疑惑的裴达看着昌哥,迎接他的却只是一张脸色阴沉而非天塌下来都不怕的那张嬉笑脸孔。虽然没有一起出任务的经验,但是裴达还是偶尔会在空挡接送昌哥出任务的,每一次昌哥都是谈笑风生的去执行任务,绝少露出如此凝重的神色。

“我是说,昌哥和我父母亲的死因并不如表面上看来的那么单纯,这些都是被安排好的谋杀!”,颤抖中的裴达随即把手边的一块平板电子仪器交了给我,那不是我们的平板通讯器吗?我们什么时候回到了真实世界?没有啊,我爸的结婚戒指分明就不在我身上,这是平行世界没错。那么这通讯器是……

通讯器上显示着一个在郊外的地址,看着裴达行驶的方向,我们的确是在往这个地方前进。只是后面的高孟不止是还在穷追不舍,后来还一直朝着我们的方向开着枪,这叫我们怎么能平安抵达呢?

(第二节•完•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