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算命•一

很多人很喜欢预知未来,于是自古以来算命一直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普罗大众的生活当中。可是当你变成了一个可以预知未来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感觉?只是,这里说的并不是什么今年财运会如何亨通之类虚无缥缈的算命。裴达是个能够真的“算命”,能够预知一个陌生人生死的一个人。而他的工作,则是按照他看到的预言去执行致死的任务——确保目标以大家希望的方式死去。

可是,当预言不准确的时候那该怎么办,你可能会有如此的疑惑。这是个很合理的假设,老实说预言是不是准确这个疑惑,在他多年执行任务之后已经变成一种无谓的假设。对于裴达来说,能够让目标以符合更多人利益的方式死去,能够不死得很难看,能够方便组织收取珍贵的器官去救更多垂危的病人,那么他的任务就已经是成功了。

裴达手法是众多执行者之中最干净利落的其中之一,从开始第一项任务以来,他还真的没有一次失手过,而且手法之干净完全没有为组织带来过任何的麻烦。嗯,刚才你说如果你能预知未来的话会是什么感觉呢?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一天,阳光依然高挂天上,没有一丝世界末日会随时降临的感觉。天气还真不错,从家里开车出门的裴达样想着。今天是个很奇特的一天,从开始第一项任务以来几乎每次出任务他都会预先看到目标的死状,然后才从手上的平板通讯器调出对方的资料。不过这次平板却第一次在自己还没有预感的情况下第一次发出任务给他,而且这个目标的方位还是在城外的一个小市镇里的某地方。

虽然疑问重重,但是裴达是个会质疑组织背后目的的人,在仔细端倪通讯器现实的资料后,就往这还蛮远的城外小镇驶去。

通讯器上显示的目标是个叫艾发的一个男人,今年大约四十来岁,未婚。资料显示这个人生理上有一些心血管的疾病不过没有其他的任何病历。心理上最近似乎开始看到一些幻觉之类的东西,进而导致有点神智不清。至于和旁人的关系算是疏离,没有太多的交际生活。行动力属于不错,曾经受过相当程度的格斗训练。目标器官:肝脏。

看起来还真的是个难缠的对手啊,裴达想着。可能是系统故障还是什么的,这次通讯器并没有给于任何确切的地点,只是列出了几个目标可能会在的地点供参考用。不过大概没太大的问题吧,今晚应该还来得及跟小徒弟吃个饭……

在训练中心的时候,昌哥说过裴达曾经是个叱诧风云的学员,谁叫他是个以最好成绩毕业的学员呢。说到训练中心,这是个专门收取像裴达一样能预知死亡的人开设的。据各大研究说训练中心的成立,是为了让更多的小预言者能够在这里找到被接纳的感觉。说的也是,毕竟能够预知死亡的小孩从来就不是讨喜的一群人,谁会喜欢一个会冷不防告诉你某某人将会随时死去的人?

裴达是十岁左右被邀请加入这家训练中心的,原因是他在某次曾经预言过某学校导师将会死亡。果不其然,这位平常温柔婉约的导师就在当天放学后突然间发疯似地天台上跳了下来,结束了花样正茂的年轻生命。

虽然警方在调查这起自杀案件后,宣称这导师是因为经受不起在前一个晚上和男朋友分手的沮丧,导致万念俱灰进而选择轻生,但是这说法并没有因此让裴达全班的同学对他的印象改观,或不视他为邪恶的化身。更偏激的同学们,甚至每次看到裴达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就会歇斯底里的指责他是什么恶魔之子之类的话,还说什么会迟早祸害全班。

幸运的是,昌哥在事发后不久透过层层的关系找到了有预知能力的裴达。在经过一阵的相处后,昌哥就向他的父母献议推荐裴达到训练中心入学。仍然不知就里的裴达也没有表达过多的意见,于是就在入学手续完成后裴达就旋即入学训练中心了。

戏剧化的命运并没有因此停止找上裴达,就在八年的基本班训练刚结束,执行者实际训练开始后不久,裴达的双亲就在一次的车祸丧命了。已经转换身份成为指导教练的昌哥,就在裴达最脆弱的这个时候提供了最温暖的关怀,不断地激励着,使得最终裴达以最佳成绩毕业。

“我觉得那真的不是个普通的车祸”,裴达一面神色慌张地对坐在旁边的我说道,一面开着车设法甩开着后面穷追不舍的人。

(第一节•完•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