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算命•七

“难怪艾发这么肯定,原来就是他做的,你看看这个。当时策划我父母的死亡车祸是一种例外,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因为什么人的预言而死去的,更不是什么自然发生的车祸。在看看这个,整叠看下来你就了解为什么我们几乎每个学员一考上见习的身份后家里陆续都会出事。”,仍然在浑身发抖的裴达一面翻着资料,一面解释着给我听,“还有你看这里,最近这几个月系统的预测死亡时间的准确度大幅度提升至几乎百发百中的水平,所以我们这些执行者就自然变成了眼中钉。为了降低成本,系统会选择性淘汰一些人,由其他的执行者去消灭……他们……”

“是的,很多执行者最近都死在自己同伴的手下。”,刚才呆站着的男人说道,似乎已经恢复思考能力的他开始述说着艾发被困在这平行世界的缘由。

那是艾发第一次在完全没有预感之下收到了一则任务,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曾发生过,难道是系统出错吗?更罕见的是,这次的任务需要解决两个人。虽然充满了疑惑,但是艾发并没有太多质疑的时间,于是就在准备就绪后通过通讯器进入了平行世界进行他的任务。

虽然任务进行得非常顺利,一如既往,这两个人几乎在没时间感受到痛楚就死去了。可是这种莫名其妙的任务在他心里产生了一种日益增加的重量,要是不找出原因恐怕会慢慢地将他压死。

于是艾发开始去调查两名目标的身份背景,也不用多久的时间,这两个人的身份就挖了出来。这两个人是夫妻,育有一儿,和旁人的相处尚算融洽,平时也并没有得罪任何人的迹象。如果这两个人平凡到如此的地步,实在让人想不出组织为何要发出追杀令。

再看看儿子好了,艾发想着。一看之下不得了,这个儿子原来跟自己一样是个有预知能力的人,而且刚以优异成绩考上了见习执行者的资格。在找出这个人是同届毕业昌哥的学生后,艾发就准备要和这个叫裴达的见习生见面谈一谈。或许调查行动太过于张扬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在要和裴达见面那一天的清晨,艾发的意识就被系统强制送往了他平时执行任务的平行世界。

因为通讯器备有基于卫星定位系统的追踪功能,所以透过系统的协助下组织很快就找到艾发本人的所在地。结果,意识已经被强行送入平行世界的艾发,在现实世界因为这样而陷入昏迷状态的身躯就被送到组织操作的医院去了。这种操作手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和在未经过审判之下把一个人就强行收监没什么分别。

就这样,艾发被困在了平行世界,被迫在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展开了另一段的新生活。

(第七节•完•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