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算命•十三

在训练中心的日子,大概是我今生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吧。在这里,每一个小朋友都是自小因为自己拥有预言能力而被排斥、被唾弃,甚至被认为是邪恶的化身。可是,能预言并没什么大不了,至少在训练中心结束所有一切的课程之前,我们并没有亲手让预言成真的能力和机会。

目标的死亡方式,必须是以符合大家利益的方式死去,即不伤及一些可以转赠的器官。组织方的说法很是动人,说是我们既然拥有上天赐给我们的预言能力,那就应该将之好好利用,避免让目标在结束生命的时候破坏任何能用上的器官,以造福人群。种种由组织资助而结算的统计报告也显示,就在组织正式投入运作后,病人等待器官捐赠的时间已大幅度被缩短。

可就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太把组织的声明当作一回事儿。万一预感错误的话,那么岂不是会造成一名无辜陌生人的死亡吗?更何况大多数的预言者看到的都只是局部,根本就看不到目标是怎么死的,万一预感不准,那么这自我应验的预言根本就是祸害人间的能力,而不是什么上天赐下来让我们造福人群的能力。

裴达总是说我在胡思乱想,他总是坚持自己看到的一定会发生。当然会发生,因为他根本不了解自己总是让所有预见的事情成真,既然一切都成真了,那预感就不会是幻觉不是吗?对一位执行者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目标在不伤及重要的器官死去。可是我从是不了解为什么有杀人的能力,为何执行者从不扮演解救者的角色?或许这就是命吧,每次谈到这里裴达都会不耐烦地用这句话结束这话题。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根本从来没有因为自己不但能够预见死亡,还能预见事情的发生而感到高兴。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当我从坟场步向车子的路上,要打算回去小迪的住处时,脑海中突然又浮现了更令我感到不安的画面。

一定是累坏了,一定是。

结果昨天还是因为时间上的预估错误而迟到了今天凌晨才把上一节丢上来,连着好几个星期多起来不见人,这次一个星期内见了好多人,总算心境也比较开朗一点了。

(第十三节•完•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