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算命•十四

纵然很快乐,可是成绩却从来不标青,这大概是已经足够形容我在训练中心的时候是多么平凡的一个学员,平凡到快被淹没的那一类。虽然人家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是本人却偏偏和小喵,也就是同级成绩最好的学员感情最好。说起来,能考上见习执行者的身份还真的不能不感谢她的耐心,若不是她循循善诱在功课和训练上的协助,不要说见习执行者这个资格,恐怕连毕业也成问号。

老实说,如果宣称自己从来不怀疑为什么训练中心老在教学员一大堆只有在电影中间谍特工这类人才可能学到的东西的话,那我一定是在骗人。但是背后的目的很快地,就在我考上了见习执行者资格后一一解开。一直到了八年的基本训练后,大伙才知道自己一直看到的预感都是平行世界的一些画面。也因为我们在平行世界是不存在的个体,造成在平行世界内会变成毫不起眼的一个人,存在感近乎鬼魂的程度。

每个见习的执行者都会得到一颗为自己量身定作的通讯器,这通讯器除了可以让各执行者相互通讯,还能用来查询资料库以及把执行者的意识投射到平行世界里去。除此之外,这通讯器还扮演着追踪的功能,只要通讯器的所在位置处于卫星定位系统的网络内,那么组织就能够随时透过通讯器找到执行者的下落。

进入平行世界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说到离开那就变成极度麻烦的事情。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在意识被投射进平行世界的时候,这执行者身上是什么都没有,包括贴身的服装,更不用说是通讯器了。也就是这样的关系,在训练中心的特工训练就派上了用场,虽然说不显眼,但至少还是要找些什么穿上吧?

通常离开的条件,就是本身的任务要得完成。在完成了所有的事情后,执行者只需要在附近找一个电话机,拨到一个特定的号码报告自己的状态。就在报告的同时,在现实世界的系统将会透过贯穿现实和平行世界的电话网络找到这执行者的下落以把意识给传回来。不用再说,大家大概已经知道执行者的任务会是什么性质了吧——让目标以符合大家利益的方式死去。

就在和小迪商量好策略后,我和裴达就利用通讯器回到了现实世界。在现实世界恢复了意识后,在漆黑中我们摸到了放在身边的通讯器,按照着小迪的指示关闭了追踪功能。接着我们慢慢爬出车子,在闹市中分手各自去弄另一个假的新身份准备下一步的部署——摸清楚组织控制的医院的底。

(第十四章•完•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