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又話遺忘系列

算起來每個系列的短篇都斷斷續續寫了半年多,上次是主題是思念,這次則是遺忘。若要說除了主題外的差別,那大概就是這系列大部分故事都是比較虛幻,不若之前的帶有點真實性質在裏頭。可以寫的還有很多,至少在筆記本里的記錄還有好一些。只是寫成十篇後也覺得是時候暫止換個主題。不過說實在,在寫其中好一些篇章的時候,其實感覺真的頗有趣,尤其是在寫過去沒怎麼觸碰過的題材。

遺忘到底相較思念是以什麼形式存在的呢?人生最幸福的事請,到底是徹底遺忘,還是記憶失而復得?有人說遺忘代表著再也事不關己,但有時候若真的是這樣日後怎麼會發現好像忘記了什麼?又或者當故意想要遺留什麼記憶,但多年後竟然發現這段回憶不過只是躲在了一個莫名的角落等着出擊。所以遺忘說來跟思念一樣也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很多不同的角度可以去探討。

這次的寫作模式跟之前的有點區別,主要是每篇作品都會有附上一篇歌詞。這歌詞可以是故事的骨幹,也可以是一種氣氛上的配合。由於好一些是圍繞歌詞二度創作,所以內容方面難免有些侷限。再來由於篇幅的關係,所以太過細微的細節也無法一一盡錄(另一個原因或許就是文筆不夠精闢)。另外,除去其中一些篇章,故事的主角都是沒有特定的性別的。主要的原因,是希望閱讀的人可以跳開性別的拘束代入裏面的角色。

首先的第一篇『棄』,名字取得剛好跟陳奕迅的相關歌名『7』諧音。當發現這個巧合的時候,我其實有在懷疑寫詞的人當初是不是故意爲之。故事在現今與新對象展開新關係之間,穿插的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回憶。歌詞裏不斷重複的單詞,其實就是「忘記」這兩個字。人皆有情,有情自然就捨不得。一段情若走到了盡頭,剩下的不過就是一段回憶。其實對刻骨銘心的往事,人是不是真的可以如此灑脫放下?有時候說起來很容易,但真的要行動卻還是得要有相當的毅力。

接下來的『復』,是取材自我很喜歡的一首Coldplay演唱的Spies。喜歡他們這個樂團說來也不過是年多的事請,而這首正是他們第一張專輯裏的其中一首歌。歌詞想必應該是在隱喻點什麼,只是功力很淺的我應該此生無法參透。後來是發現魔幻的情節大概會很適合這首歌,所以就寫了一個頗落俗套的故事來配合這首歌。

再來的『牽』,是源自一個很小的事情。話說某天我人在外必須在回家前自己找地方吃飯,就剛好跟一堆老夫婦同桌吃飯。眼前恩愛的這兩位老人家,閃光得讓我有點自嘆不如。於是回到家翻了一下我的唱片收藏,就剛好發現可以帶入這首胡彥斌的『你記得嗎』。可惜在這很甜蜜的故事之後,我編排的是個很韓式的悲劇。有時候遺忘不一定是不記得,質問對方是不是記得有時候也是一種控訴。

歡樂的故事很難寫,有時候沒有嚐盡生活的悲就無法體會什麼是樂趣。歷練不太夠的我,就很不自量力寫了一篇叫做『牀』的故事來配合藍奕邦的『善忘』。其實健忘的人是不是都比較幸福呢?少一根筋,什麼都記不牢的人是不是一定要活在自憐自艾當中?其實如果善忘成故事裏的冒失鬼,我覺得很多人某程度上會過得更快樂也不一定。

接下來的『勿』,其實是個無心插柳。我忘了事出爲何,就剛好跟另一位blogger線上聊天的時候他傳了這首萬方的『阿茲海默』的網址給我。結果一聽之下發現很切主題,就從歌詞發展出一段故事來。故事很簡單,不過只是想說出如果在乎對方的關注,其實就代表了心裏還有他。在這個前提下,看清了大概就能夠化解好一大半的衝突,也瞭解是一種老天賜賞的幸福。

關於『問』,其實就是獻給那些很愛問另一半『你愛不愛我』的人。若是愛,就多點表達出來吧。這段故事選來的歌(張國榮的『路過蜻蜓』)算來跟故事關聯沒有太大,純粹是有一天在深夜開車回家聽到這首歌覺得很喜歡。後來聽了幾次,就想說寫篇故事帶入這首歌好了。最後的成果,就是這篇有點微妙,但還是感覺九不搭八的故事。

最後四篇是在心血來潮之下寫的,就有天我在車裏的時候想到一座城市其實是不是可以有很多面向。說起來這應該算是前陣子發的一篇網誌之延續。後來爲了配合主題,這個點子就拓展成了一系列的故事。接着在同時也找來了四首歌當作是配合故事情節的「配樂」,所以一開始整個迷你系列是很有電影感的。不過奈何自己功力有限,所以成品有點意料之外的糟糕。不過說來也是一種很新鮮的嘗試,過程中覺得很歡樂就好了。

這個迷你系列主題除了遺忘之外,另一個主題就是城市。序曲『慳』就是敘述了原本的設定,配合陳奕迅的『十面埋伏』有一種很巧秒的感覺。城市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你可以說它很大,也可以說很小。可是在站定了一個立場,卻發現原來持有不同意見的人,也未必是錯的。

接着就是第一章節的『茫』,茫然的茫。活在城市裏,簡單來說就是活在一個幾乎永遠都有陌生人圍繞的一個所在。加上健全的生活機能,讓人真的可以不用開車一大段路就可以找到食物、醫療甚至慰籍。只是在一個如此侷限的環境裏,一個人可以活得多麼茫然,多麼對四周毫無感覺的呢?配合的歌曲是蔡健雅的『夜盲症』,原因是裏頭歌詞的感覺跟文章想要呈現出來的氛圍感覺有點類似。

接下來第二章節的『盲』,說的就是心靈上的流浪。雖然身處的是陌生的地方,但是四周都是熟悉的便利店書店診所什麼的。就算是四周,也同樣是陌生的過路人。旅行其實也不一定要到遠方,若只是嚮往一場流浪搬到城市的另一個角落說不定也可以找到在安全中冒險的快感。這一篇的主角,其實跟之前或之後的不一定有重疊。這角色不過只是很多人形象的投射,所以要怎麼解讀應當由讀者自己去判斷。這裏選的歌曲是張起政的『愛像瘟疫蔓延』,很喜歡歌詞裏那種淡淡的傷感。

前兩篇甚至序曲部分說實在還蠻灰暗的,所以在這個完結篇『歸』其實是有意把故事導向比較釋懷的感覺。沉淪在這種灰暗的情緒中久了,其實也是時候浮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曬一曬溫暖的陽光。所以故事的最後,是有故意如此安排的。雖然不盡然貼合歌詞的意境,會選這首張智成的『名字』純粹是很喜歡裏面那中冷漠和抽離的孤獨感。

本來上次的思念系列是要集結成冊送印的,後來發現頁數並不是很多就想說等這系列寫完再算好了。可是倉促中印出來送人留念的思念系列出來的厚度,還是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在想如果把這兩個系列集結成冊的話,光是頁數應該會頗驚人的。寫到這裏,還是要感謝所有曾經看過整個系列,或只是其中一兩篇的朋友。無論大家是不是喜歡,在這裏還是要特別感謝曾經留言賜教的朋友們。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