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歸·城·忘

百無聊賴地走在街上,城市的這個角落一如往常的熱鬧。就在路上亂晃的時候,一個老外從前方走了過來,樣子甚是熱情。結果在對方問了聲好後,就直接進到正題問現在幾點然後頭也不回就走了。想起來,這些年走在路上這冒失的遊客算是第一個主動來「搭訕」的人吧。說是搭訕也有點太勉強,畢竟才不過問個時間。經過了這些日子,那曾經刺心的傷痛也總算慢慢癒合了。雖然最後心裏還是留了道疤痕,但也總算是痊癒了。

有時候愛情它走了就是走了,再多的緬懷也只圖個無濟於事。

這幾年的他放下了感情,那騰出來的空白也給全部奉獻給了工作。於是在工作上經過了重重的努力,自己的職業生涯也爬升了幾級。但是工作上越是順利,它索取的代價也就隨着增加。於是升職後的生活,並不如之前想象中的那麼輕鬆容光煥發,反而是需要兼顧的東西增多導致越來越忙碌。不過反正也沒打算找什麼別的事來填補這些空出來的時間,更不用說是去尋找另一段感情。

都多少歲了,那段年少輕狂早已經成了陳年舊事。青少年時期的那股熱情與衝勁,早就隨着年華老去而消逝無蹤。就算遇到了動心的對象,也難保不會是又一段熱臉貼冷屁股的悲劇。或許那張臉孔已經變得模糊,但每次想起心裏還是隱隱作痛。或許這就是心口的那道疤痕,那道此生大概沒辦法完全癒合甚至消散的疤。

都在這裏住了這些年,可是周圍的一切,卻仍然還是有一種陌生的熟悉感。表面上看來,其實應該都可以融入這城市一角的生活。可是在如此忙碌的生活裏,別提身旁有多少人記得他的名字,就連自己也不見得認識多少人。

在這個地方,他一直都是抽離地生活着。

哪又談何歸宿感呢?

又有誰不若他一樣渴望着愛呢?只是在一個如此疏離的環境,卻又不知到該從何下手起。那種感覺就好像滿腔的熱愛,給困在一個狀似無底的洞裏頭。雖然大街上,身邊都是一片人山人海,但卻不見得有人打算迎接那份情。

也不是沒想過說去旅行,但一來工作忙碌,二來是再也想不到去哪裏。不過說沒有目的地也不盡然,有時候想想自己在這猶如漂泊的生活不也就是一種對生活的旅行或放逐嗎?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總有一天還是得回到熟悉的城市那一角。重拾遺忘許久的生活,重新光顧那街角的書店,重新面對過去在感情路上跌的那一跤。有時候心裏想着,那活了大半輩子生活的所在,那個早就忘掉的城市一角搞不好纔是歸宿所在。

也只有在那個心繫的地方,才能找到真正的有緣人,找到願意記得自己名字的人。

重新亮起了三年多未點過的燈時,凌晨時分的他是這樣相信的。

(城·忘 微系列第三章 續完)

名字

演唱:張智成
作詞:彭學斌/王彪民
作曲:彭學斌
編曲:Nai Kong

寂寞飛過城市的上空
人害怕脆弱只能夠用忙碌帶過
冷漠停在交通阻塞的街頭
人們的問候只剩 現在幾點鐘

我的聲音有誰認得出來
我的名字有誰記得起來
把心丟在人山人海
我要的只是愛

原來愛有時不肯離開 有時不再回來
不是靠時間就能明白 我知道我的能耐
找到想停的門外 把名字記下來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