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盲·城·忘

他現在過的生活,在外人看來無趣得猶如嚼蠟。可是如果時間軸拉長到三年前,這些人可能會看到不同的光景。至於爲什麼會成了現在這個德行,那可就要從那時候那段霧水般的情緣說起。話說在那次邂逅之前,儘管日子也不見得有多麼多姿多彩,但是至少週末夜還是鮮少一個人度過的。有時候單身久了,難不免還是有一種家人朋友無法排解的孤寂。於是爲了填滿這種虛空,都會盡所有可能去躲認識一些朋友。

當然如果可以進而發展成爲情侶就更好了。

不可能也沒必要去統計,可是幾次下來他卻發現在這繁華都市背後竟然隱藏了這麼多事。如自己一樣心靈上感到空虛的人,竟然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後來的週末夜,甚至還到了不用刻意去安排但約會行程依然滿檔。結果不消數年,這人就近乎達到了閱人無數的程度。雖然有好一些也是有好感甚至該做的也都做了,但卻就是找不到心靈上相互契合的那一半。經過幾次戀愛的失敗收場後,在無數次絕望後還是覺得就算了。後來悟出的道理就是——對感情事認真的人在還未曾開始就已經輸了。

就算眼前的對象再誘人,思想方面再契合,甚至牀上再默契十足,對他不過都是一場過往雲煙。

或許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摔了好幾次後,就算當初再單純也會漸漸遺忘。

若不是遇着了那自以爲的另一半,或許這份輕浮的態度還會持續下去,更不要提將之放下。就這樣,這兩人就猶如一般情侶般約會。例牌的吃飯看戲逛街,偶爾也在對方的身軀宣泄噴張的情慾。爲了更好扮演男朋友的角色,他還不惜忠誠得近乎隨傳隨到。有時候,這種自我催眠的幸福感覺,讓身陷其中的這人有一種回到了初戀期間的那份熱情和殷勤。在旁人看來,這話花公子形象示人的小子,就是不知道爲何像是中了邪一樣,爲一個甚至還沒正式接納這份感情的人拼命。

或許這就是房間傳得氾濫的所謂愛情魔力吧?

可是眼前所見卻是正正印證了它的強大,甚至讓人盲目,讓人忘了過去曾經留過的傷痕,更會讓人甘願爲了博取心愛之人的那一抹微笑而死心塌地。

可是這單向的付出,終會有一天遇到災難式的下場。其實身邊好友都已經斷斷續續暗示了幾次,但是深陷在愛裏頭的人根本就是叫都不醒根本聽不下去。沒有人可以褻瀆這份清澈如冰的感情,任誰都不行。這些人不過只是羨慕,妒忌自己遇着了如此美妙的緣分。在這樣的信念下,他不斷錯過的又何止是朋友的勸告?他忽視甚至遺忘的,還有別把過多期望放在一段感情上面的遊戲規則。這過去經過了重重重摔之後立下的誓言,就有如一攤灰塵在經過微風輕撫後消散無蹤。

於是在一連串的無視,忽視甚至遺忘的狀態下,就在一天下午終究還是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看到了那一幕。那給捧在手心裏呵護的人,竟然就在一部陌生的車子裏在家的樓下與個面目模糊的人熱吻。過去所有無私的付出,在那一刻也隨着瞬間崩塌。頓時間,他才意識到對方這陣子的冷漠,並不是什麼該死的考驗。說穿了那也不過只是一道永遠跳躍不過的高牆,很明顯車裏的那人是輕鬆跨了過去。

再度絕望的他,也沒等對方完整說出什麼分手的臺詞。不過說實在,其實也本來就沒正式開始過,不是嗎?

無論如何,幾天後他承租的單位也經已人去樓空,徒留一筆或許模糊但不堪回味的記憶。

(城·忘 微系列第二章 待續)

爱像瘟疫蔓延

演唱:张起政
作词:管啟源
作曲:张起政

城市的夜晚 热闹却荒凉
多数人还在流浪
共享一张床 灵魂在碰撞
尽量找一些营养

我们像是空罐 寂寞更响亮
(关于爱情的模样 我们拥有太多想像)
Oh ~ 谁先期望谁先受伤

爱像瘟疫在蔓延
宁愿当病患 也不要孤单
所以我 自愿当你的零件
我当然明白 感情只有借 没有还

虽然我也会生气 却恨自己不争气
也许到头来只是自己在糟蹋自己
反正爱不会公平 反正爱没有输赢
游戏规则我清楚 但遵守 却没有想像中容易

我不要落单…

我對自己說謊 一切都很美滿
痛我已經不管 你給我的答案
是一道牆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