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床忘

“我們上過床嗎?”

洗去了一身的疲憊,女人想說上網看個新聞好了。可是才打開了瀏覽器,電郵提示插件就開始閃個不停。八百多年沒新郵件的信箱突然有人寄郵件,十之八九又是那個朋友忘了不要把服務邀請函寄過來的勸告。本來是想說好好看個新聞,然後到社交網站八卦一下就回去睡覺的。可是新聞看到一半,這不斷閃爍的圖標真的也太顯眼。說實在看久了她也有點惱怒,於是就認命點開了郵箱來看到底是那個小白亂寄信。

介紹自己,明明就不認識這個人,這“上床”二字又怎麼能說得上來?狐疑中,女孩還是點擊了這個標題,想說到底是何方神聖如此不要臉。說起這郵箱,自從社交網站大行其道後也沒什麼人沒事寄信過來了。這類的網站,說實在真的也侵蝕了不少網絡工具的生存空間。

標題:我們上過床嗎?

又是頭痛欲裂的一個早晨,望着自己雙人床上的一片狼藉,想是昨夜又是一個浪漫的偶遇。只是就算這相遇再激情,卻也沒有用。這一切,皆因昨夜在記憶裡完全是空白一片。每次聽到同儕們吹噓自己風流史,說起在床上翻雲覆雨有多精彩時總會覺得羨慕。不說細節,昨夜的事情就連個大概卻也完全沒印象。有時候記憶差到這個田地,真的也太下流太沒用了些。說起來還真不好意思,我知道事後聯絡有點那個,但是其實本意只是想說既然有緣是不是可以交個朋友這樣。

別擔心,我這麼神經大條的人真的沒有追蹤的習慣。會找到你的電郵地址,完全是個意外。其實與其說是個以外,倒不如當成是個機緣。是這樣的,剛起床時該是昨夜喝得太多導致頭痛,就想說先喝杯水。就在拖着過去廚房的半途,就意外的在地上發現了一張平躺的名片。想來應是你在收拾準備回家的時候,在倉促出門間落下的吧。其實如果覺得不舒服,可以當做沒看過這封郵件沒關係。說真的,要是我倆的角色調換我該會覺得這人很可怕,會恨不得在看完整封信前刪掉。

說愚蠢這人又感覺很識相,可是貿然回覆個陌生人真的也太刺激了。電影裡這通常都是什麼良緣的起跑點,只是現實生活中哪有這麼浪漫。報紙上天天都有年輕女郎仗著自己兩分姿色,在網絡上遭遇騙局的新聞。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都會覺得怎麼可能有人那麼蠢,說不定這混帳也是跟這詐騙集團一夥的。隨便看完了整封也不怎麼長的信,她的鼠標就順勢劃到了寫着“刪除”的按鈕上。

或許是冥冥中有安排吧,一個分神鼠標點下去的不是刪除,而是回復。當女郎回過神來的時候,看著眼前出現的回復郵件界面只得嘆了口氣。反正閒著也是沒事,那倒不如就當交個朋友好了。其實信裡面說得那麼坦白,就算是壞人也未必是作姦犯科之徒。加上若這人真的是個糊塗蟲,說不定哪天真的見面了會很歡樂。想著反正也無所謂的她草草打了兩句話,就收拾好東西準備去睡覺了。

Re: 我們上過床嗎?

這是我第一次收到回信呢!最近想說手機好像不見了,就剛去辦了一支新的。接著帶回家把玩了兩下,就想說去電腦檢查看看你有沒有回覆。誰知道才坐在電腦前不久,就發現原本的手機一直都在電腦前面。是說才一兩天沒看到它,就這樣累積了十七通的電話。光是回復這些電話,光是坐在那兒聽人家埋怨就坐了好一會。等到已經處理完畢的時候,時間已經來到了半夜。拖到這個時候才來回信,真不好意思。

不過新手機既然買了,那就不要浪費。剛好一個朋友傳了張米奇老鼠的桌布給我。這桌布顏色看起來很繽紛,想說你應該會喜歡(就附件裡的那張)。

看到這裡嘴角揚起了笑意的女郎,於是就打開了附件看看到底桌布是長什麼樣。可是一打開卻沒看到米奇老鼠的圖樣,畫面正中央那個穿著紅色上衣藍色牛仔工作裝,頭戴紅帽的這卡通不正是電玩裡的馬里奧嗎?這就算了,旁邊還有個綠色加命菇。這人到底在搞什麼鬼,米奇不是有對招牌招風耳麼?怎麼會連這個都認錯,是說這人童年是有可憐到連一只老鼠長得怎麼樣都沒概念麼?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查看對方是不是有回信已經變成了雙方回家的動力。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回信,女郎也一次次地見識了這人的糊塗程度。比如說今天是放工回到家,才發現早上封好要寄出去的掛號信沒帶出門。然後就是前天是回家後過了老半天,等到要再出門時,才發現鑰匙挂在門外。再不然就是上星期去購物中心買點東西的時候,要去取車時卻忘了自己停到了那裡。光是找車子就勞師動眾了一大群保安,過了半小時總算找到了車子。

有時候女郎在空閒時都會想,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際遇使得這人可以這麼健忘。電視劇都有說一個人若受到極重的打擊或創傷時,關於該起事件的記憶會消失。可是從來信用字來推斷的話,這人應當是個樂天派才對。如果可以健忘到這個程度,跟情緒的低沈什麼的應該沒什麼關係。想來想去,卻怎麼也想不到個可以讓自己信服的理由。算了,她想著,這人應該只是純粹天生就少條神經。

Re: 我們上過床嗎?

啊,本來還想寫點什麼的。本來已經算是打好了腹稿,可是廚房突然傳來一陣燒焦味。光是清理就忙了好一陣子,再回到電腦就什麼都忘了。其實每次寫信給你時,都好像發生過同樣的事情。明明腦袋裡想要說很多東西,但是最後總會忘掉一大半。結果打出來的,常常不到本來要說的一半。朋友們都說我神經太大條,連點小事都記不住。

今天早上出門上班前,看到桌子上放了兩張電影票。是說想來想去,都沒想到到底是誰買的。可是如果是放在家裡的話,應該是我買的沒錯。這樣一來,問題就大了,這票到底是什麼時候買的?什麼時候買的不記得就算了,可是這兩張票上映時間寫的是昨天啊。換句話說,這兩張票白買了。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要看電影,買一張票就好啦。可是現在手上拿著的分明就是兩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女郎看到這裡頓時整個哭笑不得,這人實在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他了。說是細心吧,票是買了可又忘了邀約。說神經大條吧,可是這的確是她前幾天暗示說可以一起去看的電影。就算是要吃醋,這糊塗蟲卻到頭來還是忘了到底多出來的一張票是給誰的。各種的荒謬,竟然同時間可以一起出現。儘管覺得好笑,但是對於這樣的行徑實在無語。看完了信,想說也沒什麼好說的,就關了電腦帶著笑意去睡了。

妙的是,這人自從忘記電影戲票的事情後,就再也不回覆信件了。一開始女郎也不置可否,畢竟只是萍水相逢。時間一長,這糊塗蟲的故事也隨著時光的流逝漸漸淡忘。

一直到有一天難得拿假期,女郎在城裡的一家小咖啡館喝咖啡。這家咖啡館煮出來的咖啡其實也沒太特別,她喜歡的也不過是這裡的氛圍。說起來,這地方最大的賣點真的不是咖啡,而是一整面貼滿名片的牆壁。記得當時第一次來的時候,一群朋友都各自貼了一張好玩。可是這次怎麼找,卻也找不到自己的。算了,應該是給其他名片給覆蓋了,反正下次來再貼多一張就是。

這時,一個看起來很冒失的男人沖了進來。在點了外帶的咖啡後,就隨意地在店裡走來走去。百般無聊下,這人晃到了名片墻前面。看了一會,這人轉身想要去取回自己的外帶咖啡時,女郎就想起了之前通信的那個糊塗蛋。眼前這個看起來似乎在遊魂的他,轉過身來的時候手上是拿著一張名片的。單從臉色上看來這人應該跟名片沒什麼關係的就是,不然的話應該不會看都沒看就隨手塞進褲袋裡了。

“欸,我剛才不是說要莫卡冰沙喔?”,帶著笑意的女郎聽著櫃台前這男人狐疑地問著。

善忘
演唱:藍奕邦
作曲:藍奕邦
填詞:黃偉文
編曲:伍仲衡

我認錯 馬利奧是米奇
我漏過 接近廿個手機
我的失憶症 嚴重到我 也都忘記
放下了 掛號信 照例記不起
明天應該去寄
明日偏卻發現 今天的戲飛

誰人曾在我房 渡過些快樂時光
在我眼中只有 空的雙人床
其餘人和事 都已被遺忘
記憶的貨倉 什麼都儲下
恐怕太多失望 大概天要厚待誰
才允許這些人 太善忘

我座駕 最後泊在哪兒
過十秒 再問我也不知
還有很多次 人入了屋 留下鎖匙
對住你 有話說 正在要開始
才想不起主旨
沉默比較美麗 不開口不會輸

誰人曾在我房 渡過些快樂時光
在我眼中只有 空的雙人床
其餘人和事 都已被遺忘
記憶的貨倉 什麼都儲下
只會間中偷看 大概天要厚待誰
讓某一些感情 記錄也燒光

無相干 無相干 無相干
留低的 遺失的 誰再看
往事不怕善忘 繼續有人來與往

誰人在我房 渡過些快樂時光
在我眼中只有 空空的雙人床
來年還何用講 那夜那樣難忘
別當避風港 死守於昨日總會惹不安
大概天要厚待誰
才允許這些人 太善忘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其實也是想到原創也原創不了多少,就直接部份細節取材歌詞算了

author
Choon-Siang Lai
date
2013-04-23
time
02:07:27

我当然知道不是巧合。
其实我觉得,如果是巧合,反而更好。

author
shan
date
2013-04-22
time
10:39:54

@shan 這系列每一篇最後都會有歌詞,你到現在還認為這只是單純的巧合?

其它遺忘系列文章

  1. http://jeff.coolsilon.com/2013/04/09/1956/
  2. http://jeff.coolsilon.com/2013/03/22/1863/
  3. http://jeff.coolsilon.com/2013/03/12/1846/
author
Choon-Siang Lai
date
2013-04-21
time
21:14:45

读的过程觉得是蛮有趣的一个小品,直到最后歌词出现。
能够把别人的东西进行加工虽然也很考功力,但是毕竟就缺少了一点原创性。
加油!

author
shan
date
2013-04-20
time
13: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