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不知不覺成了恐怖分子

要說本世紀最可怕的東西是什麼,我首推社交網站。最近接二連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失言風波,整個讓我有點意興闌珊。我必須得承認,我有點太低估各個大大小小的電子網絡社交平臺帶來的影響。之前也不止一次說過(注:),社交網站有點像是魔鬼契約,是需要不斷傾入靈魂的點滴才能生效的鬼東西。這鬼東西最後,會回饋的是很多假象。一種你隨時都有朋友在「關注」你的假象,一種世界都在圍着你打轉的假象,一種世界上只有你是主角的假象。

於是大家都喜歡看到別人給自己按贊轉發什麼的。

甚至在意到數字的增減。

這種自我意識無限放大,最後造成的是一種困擾。當然幾次的失言風波,主要原因也是本人的白目。本人也算是很少很少在使用的人,但是幾次下來發現自己的心情受影響的程度比想像中來得大。我發現自己甚至因爲自己問了不對的問題,問錯了人,問錯羣組,甚至講錯了一句話觸發了很多連鎖反應。這種種的後果,我發現這一切一切,似乎已經遠遠拋離了這些平臺帶來的方便。無可否認的是,交流上的確是方便了,但一句話出錯的機率,甚至引發的後果卻是比以前倍增了。

文字本身沒有辦法反映一個人的情緒,嚴格點來說也不過只是一種用來反映我們相對抽象的概唸的工具。問題是抽象的概念,要化爲確切的文字,中間必定會經過很多的篩選造成意義上的損失。再來文字也不一定會保證收取人都有一致的解讀。如果文字真的解讀那麼簡單,世界上某宗教就不會一直都在對他們自己崇拜的那東西說過什麼爭論不休。也就是因爲這樣,文字工作者才必需要對每個字都要字字斟酌,以降低誤讀的機率。

可是一般人如我們,真的需要如此計較朋友說的每個字嗎?

我們不是因爲是朋友,所以可以用比較放鬆的方式溝通嗎?

可是社交網站社交平臺的出現,卻好象打破了這一切。你說的每句話,每個字,都要好好去看context是什麼。這裏的context是指,誰誰誰跟誰不合,誰誰誰跟這個那個怎樣怎樣,我們旁觀者好像一定要知道。明明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問錯了人轉眼變成災難。明明只是點出了“誒,你的東西看起來好像怎樣怎樣”,就遭到莫名的討厭(不過也不排除那個人本來就只是要找藉口來發我爛渣的可能)。說實在,眼睜睜看着這一切的發生,我真的覺得很累了。生活中應該關心的事情多得很,我到底是要花多少時間在社交網站上留意各個玻璃心的狀況?

說到玻璃心,我發現人長越大腦內的小劇場真的是規模越來越大。我不知道這跟魔鬼契約有沒有關係,或許有也說不定,本人也不會覺得驚奇就是。我發現童年時代的我們,心臟好像比成年後更強大。以前小孩是很容易不開心沒錯,但是要逗笑也相對來得容易。可是長大了卻感覺恰恰相反,每一句進腦袋的話語,不知怎的好像都遭到無限的放大。會讓人不開心的話,交到小劇場的手裏會變成比Oliver Twist還要迂迴可憐的身世,但是應該令人開心的話,卻變成可能不到五分鐘(重點是還不一定有趣)的逗趣短片。

什麼跟什麼嘛!

其實寫這麼長,也不過只是想說本人已經退出了一些社交網站,和近乎所有羣聊(剩下的其實只有家人跟同事)好幾天的時間。中間應該會有很多的猜測,但是直接來跟我求證的其實並不多。寫這篇文章,也沒有要討拍拍的意思。但是你問我這幾天會不會不習慣,會不會擔心找不到人我倒是沒什麼感覺雖然我還是中間回去了一下翻查聊天記錄找密碼。如果硬要說感覺如何,我只能說其實過得還蠻開心的。要找我的人方式多的是,況且我也不是退出所有的社交網站。如果真的找不到,還可以回到這裏留言給我不是?

很多人都知道我有定期刪除朋友的習慣,也很多人聽過了反映說我很不近人情。前幾天,某前同事阿絲無端端劈頭傳了個鏈接給我,標題赫然是某國把在社交網站刪除好友的行爲定義爲霸凌。我只是說我把社交網站戶口關了,等同跟全世界「絕交」,結果對方不假思索回說我這個根本就是恐怖分子的行爲(現在看明白標題了嗎?)。可是我沒有阻止任何人通過其他媒介找我,我只是不想在現實生活外在網絡上建構一個時刻有人簇擁的假象這樣。

這陣子在讀一本書,一本很沉悶,討論社交網絡的影響(這裏說的社交網絡不一定侷限於網絡上那些)。一直到我讀到的進度位置,作者們都在講述朋友羣對一個人的影響多大。簡單來說,朋友越多,就越快樂。可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是,如果我把這些友誼的關係,從很虛幻的現實放到虛擬的網絡世界上,我卻沒有因爲把現實生活的關係放到了網絡上得到快樂。反倒是我精簡化朋友列表我還真的比較快樂一些。

至於會作出如此大的決定,其實也是因爲以爲看到某社交網絡上的朋友曾經把自己的戶口整個關起來一段時間過。也是因爲這樣,我發現反正自己也少用,也沒必要太執着與維持那可有可無的朋友列表。當然不是朋友的不會在列表內,但是現實生活中認識但不在裏面的也多得是。在說,我也沒有在社交平臺上取悅全世界(發討贊文),只爲了要他們來取悅我(點贊)的打算。既然是這樣,似乎也沒什麼太多的理由在那浮沉。

在這個朋友大過天的時代,是該好好愛自己多一些的。

還有那個該愛的。

誰管你看了此文會不會不開心,你他喵老子才不管呢。

不要跑過來跟我求證,這篇文出了我就不再解釋,也沒有進一步的解釋。

可能那天我心情好了,會回去也說不定。

我妹教的,做人不要太鐵齒。

這幾天會遷站,可能會導致留言什麼的遺失,請留意。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sky 這樣也挺不錯的不是嗎

author
傑夫·翔
date
2015-10-10
time
15:02:36

我在好多個月前就開始減少開fb了,現在幾乎都是一個星期打開一次兩次,每次不到10分鐘,最近都只是玩instagram,放一放看一看人家拍的美美的照片。

author
sky
date
2015-10-7
time
11:5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