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解毒变种方块字

原以为会比较适合我妹的书,谁知道先读完后,感觉自己也受益无穷。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感觉自己看得懂香港人写什么是一个好处,因为全书几乎都是日常的报章杂志不可能看到的遣词用字风格。记得有一次,应该是去年的中文部落格祭前的晚餐还是什么的(顺道一题,今年的颁奖典礼移师槟岛举办)讨论到中文字被外来文化影响或污染一事,或许看完这本书后会对这个课题有不一样的看法也说不定。

本人并不是什么语言学家,甚至自己本身也并没有以精通什么语言而著称(事实上会的每种语言都很烂),可是就是每当发表这类的文章都会有生活过的大概有些无趣的思维体过来大放厥词。可适当看到新闻节目(不是综艺节目,我没有搞错)听到课本上不会看到的字,比如说那个什么一个国家口号正“夯”衍生一堆副产品,或什么回流评论人对前雇主不断“呛声”,甚至我还听到什么什么数目“加埋”得到什么什么。新闻节目是要更加接近人群没错,不过亲近到好像在你鼻子前面跟你打情骂俏的亲昵倒是大可不必。(所以某台年轻美眉新闻主播被宅男大捧是合理的事情?)

看完书本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我之前的所有文章包括短篇,甚至这一篇根本就是废话或鬼话连篇。应作者所说的,大概就是:“认真识番几句人话,写番好口的中文先啦!”(把人话认真学好,再把中文写好吧!)。

其实书里面写很多例子解释现代中文书写的常见问题,其中不乏尖酸刻薄的用词,尤其讽刺的个人挑一段出来好了:

……一位经常进出内地的读者向我说,如今在大陆,懂得讲写中文的人,少之又少了。我听了,只有苦笑。这不是中文与非中文的问题,而是人与鬼的问题。大地震动,你站在那里向它抵抗,是找死么?地震可提防,不可抵抗,是常识。说救灾、赈济,是人话;说抗灾、抗震,是鬼话。即使是科学翻译,英文的resistant,以前用的“防震力”是人话,今天用的“抗震力”是鬼话。……

陈云著《中文解毒》第03章 救灾

另外相当有趣,跟我们本地人生活比较相关的还有这段:

……在比如乂(J按:念义,感谢exdeath),在赵字中等于肖(J按:赵=趙),在风(J按:风=風)字、冈(J按:冈=岡)字、区(J按:区=區)字、网(J按:网=網)字卤(J按:卤=滷或鹵,书中用的是鹵字)字种又是何物?……

陈云著《中文解毒》第11章 简笔

看到这个向希大概会很安慰:

钟钟(原文:鍾鐘)两族,简化为钟之后,被迫同宗。

陈云著《中文解毒》第10章 正体

很多人都说简体字已经被改到完全不能传意,里面摘录的这句话大概点出了整个感觉:

……简化字祸及造字理念,内地人也慨叹文字简化之后,“亲不见,爱无心,厂空空,产不生”……

陈云著《中文解毒》第11章 简笔

另外到现在我还不明白的一句话,在书里面也很明确的指了出来:

新派律师吓人,常说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或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不如旧时师爷所说的文雅妥帖:“或交有司法办”。

陈云著《中文解毒》第06章 文癌

这句话其实还有footnote的:

此句也是空话。凡是理智正常的人,都有权兴讼(J按:怎么简体感觉好像sing song?btw繁体为“興讼”),从无丧失之虞,保留个什么?反而,说“或有交司法办”,则仍有威慑力。

陈云著《中文解毒》第06章 文癌

或许看完后整个大环境并不会有太多改善的空间,但是回看自己的文字是不是检讨一下?有时候大声告诉别人说自己是写中文网志的时候,再看看里面的文章是不是看起来更像是英文或不着边际的虚文而显得欠说服力?这是一本相当thought provoking引人深思(还好自己从来并没有到处说热爱中文,不然我看完这本书后大概要跳楼了)的书,虽然里面文锋偏犀利,值得一看再看(其实第二本《执正中文》更为精彩,《中文解毒》如果是指出症结,那么《执正中文》就是对症下药。再者,我在书局约略看过几章,相当贴近时事娱乐事天下事)。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