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续:回复无知状态

生活仍然不急不缓地过,我还是在用很缓慢的速度适应着理应会越来越忙碌的研究生生活。不过比我慢的还有大学方面,是说已经注册了两个星期,我桌面上的电脑仍然是隐形中,但愿我早日长出慧根能够看到那隐形的电脑(是说该死的outlook web interface也太难用,而自己也不想去买entourage)。至于supervisor那边,至少在我这边还没有背着他去打小人的打算,所以这阶段应该解读为还好(文风偏露骨,不喜勿入)。

上回说到个人对专业这一观念的浅薄看法,今天翻翻报纸就看到梁文道在星洲日报那边的一篇介绍文就写到一点点有关系的东西。

……专业背后的假设是你读了这个东西,就已经是社会某个领域的专业人才了……全世界除了中国没有一个国家对主持人开专门的专业。我搞不懂他们学了什么,他们学的东西管用吗?我们的专业已经分得非常细,认为有什么样的职位,我们学校就准备了相应的专业……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需要的专业太多太多了。

载于《星洲日报》贰零壹零年拾壹月贰拾日悦读书坊

嗯,虽然并没有很喜欢他的文章,但他的这番言论自己还是相当同意的。有时候专业的人太多,会不会造成整个社会充斥着自我感觉良好或自视过高的人?不过我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立场可以评论这句话,因为我的研究的确是让自己更专心在一个课题上。

快十五岁,被我大大小小撞了三次的小灵鹿最近有点快不灵的感觉。主要是车子开了好长一段时间后会突然间对油门全无反应一两秒,然后又重新pick up这样。上星期五因为家里没人就过去找小妹吃饭,总之就在那几个小时里面都是在车子上断断续续(因为见中终于停下来吃饭,是说妹妹读书的地方也太不happening了一点)度过的。就这样,在我回家的路程中车子整个大扭计近乎死火了四五次,说近乎是因为只是短暂对油门没反应感觉很像快完蛋这样。

刚好亲戚那边是有车子要出让,所以老爸就顺势要了车子,结果我还没毕业,就等着毕业后要付车贷了(虽然同时间也要吐学费)……车子是伪装成Peugeot原车的Naza Bestari 206,一年多的车,暂时开了大概一万六千公里左右。暂时是还没摸清楚车子的性能啦,虽然是有所改善但是还是偶尔会开到chok下chok下这样(毕竟之前开的车都是相对比较日系的车子)。这月底应该会去见识全马的206车主在Shah Alam Stadium car park的聚会,就当作去拍拍照就好,我是不可能戴红花出席的!*斩钉截铁*

工作方面暂时刚开过第一次的会议,总算把大概的脉络给弄清楚了,暂时的决定是每星期会有一天抽出来不吃不喝不睡光是做这个(当然会break去好几天,我又不是机械人)。日后时间分配的增减那就要看整个研究和工作的进展如何了。另一个影响时间分配的变数大概还有是不是会搬出去住这个决定,因为每天开近乎100公里是很疯狂的(加上来回过路费要吐RM 10.40出来)事情,不是吗(虽然我决定去这家大学已经是疯狂的决定)?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