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九章 (上)

今天的天氣甚是晴朗,那陽光之燦爛像是今天附贈溫暖一樣。從遠處看去,草原的上空滿是粉紅粉藍色的氣球在飄蕩著。可是在遠處看不到的是,在那團氣球之下,卻正上演著逃難記。明明是個婚禮,怎麼一轉眼變成了眼前的這個災難?為什麼突然間要為了活命,不得不用一切力氣擺脫身後的這個怪物?見勢頭不對的賓客早就四散,剩下的只有對新娘窮追不捨的一隻怪獸。

身後的它此時仿佛看不見別的任何獵物一樣,仍然還在對著新娘窮追不捨中。那動作之粗暴,以致每次經過擺放在草地上舖上了粉紅色桌布的桌椅都給撞得粉碎。手足無措的新娘,此時也只能不住地喘氣試圖擺脫這不知怎麼發生的獵捕。只是一面跑,耳邊聽見的喘息聲突然間變得不再孤單。另一陣喘氣聲,也從遠而近越來越接近,也越來越清晰。

腳底下踩著的高跟鞋,早就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已然飛脫。還有身上那雪白飄逸優雅的婚紗,也早就不知如何的脫身了。過來觀禮的賓客早已做鳥獸散,連個影都不見了。剩下的,就只有這怪物跟早已經脫得赤裸裸的新娘無視一切地追跑著。此刻的草原是那麼的無邊無際,正疲於逃命的她也沒時間想什麼事情了。可是霎時間要逃去哪裡,現在是朝向什麼方位,甚至這追逐要持續多久卻沒有人可以解答。

喘氣聲因為氣不足的關係,變得越來越急促。終於新娘因體力不支的關係,就眼前陡然一黑後接著倒了下來。一見機不可失,身後的怪物也大吼了一聲撲了過來。就在陷入昏迷前的那個剎那,他倆的眼睛終於再度對視。雖然面容是那麼的猙獰,可是那雙目流露出來的眼神卻是如此熟悉的溫柔。

就在一陣尖叫聲的伴隨下,小雨就醒了過來。恰好把早餐端進來的小月見此狀,不免也給嚇了好大一跳。胡亂找了各地方放下了早餐後,就趕忙湊了過去把仍然飽受驚嚇的女朋友僅僅擁入懷裡。抱著仍然顫抖不已的她,此時也只能說一些沒事了,這一切只是夢,醒來了就過了不用太擔心的話。想到夢境的逼真程度,那仍然還在發抖的身子把對方抱得更緊了。那手勁之大,就好像這怪物隨時會在現實中出現一樣。

在一番的連哄帶騙下,小雨總算把端到面前的早餐給吃完了。難得放假,心情的確是應該放鬆一些的不是嗎?今天可是相識紀念日,更巧的是他倆最愛的樂團也剛好在今天開唱。如果就這樣給一場夢這樣壞了雅興,這豈不是等於無視男朋友為了兩張票而去徹夜排隊的心思麼?再說了,這陣子每天都在開夜車,說起來也好久沒有好好的休息了。趁著工程暫時告一段落的這個空檔, 的確也應該好好享受一下兩人相處的時光。

算起來認識了都有七年了。還記得當時候自己還是大學新鮮人,身邊的朋友就剛好拿到票就隨手抓了三兩知己一起出席在校園辦的搖滾演唱會。可是那時候的小雨根本就不喜歡搖滾樂,總覺得那些搖頭晃腦的長髮搖滾客吼的根本談不上什麼音樂。去觀賞這些怎麼聽怎麼難聽的所謂音樂,聽起來還蠻像是自我虐待的最佳方式。可是在盛情難卻下,拗不過大夥苦苦哀求的她也只好答應同行。

猶記得當時正片草場一眼望去都是黑壓壓的人海,稍不注意就會跟朋友走散。深怕她會趁亂走掉,於是朋友們在一路上都是互相緊抓著穿越重重人潮硬是擠到了舞台前。是夜的天氣甚是不錯,在這個傍晚時分舞台背後還見到漫天五光十色的晚霞。驚嘆于天色的漂亮,同行的朋友們不住的讚嘆著。演唱會尚未開始暖場,擠滿大草場的學生群眾們早就鼓噪起來了。距離開場前還有差不多五分鐘之際,也就是暖唱歌手快要上場前,大家就已經按耐不住集體呼喊了起來。

其是搖滾樂也不是每團都是鬼上身的吧。這一夜她可是真的第一次聽著這個樂團,透過音樂表達出來的態度和訊息。從歌詞裡的字裡行間,甚至飄揚的音符無一不塞滿了樂團的喜怒哀樂。只可惜之前因為自己偏見的關係,所以對這樂團始終沒有接觸過。由於對著樂團相對來說是陌生的,所以跟身旁的同學相比也沒來得那麼投入。不過說到投入嘛,旁邊的這個男生實在也太誇張了一點。

其實在和同學們一起擠到舞台前面之前,這人早就已經到了。看這人不時跟旁邊的一群同學交頭接耳的模樣,應該也是夥同了一群好友前來的。不知道怎麼的,這穿著白色T恤藍色牛仔褲,腳踩白色運動鞋的男生就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其是乍一看這男生也並沒長得多麼帥氣,說起來也感覺不像是搖滾樂迷。光是這外型,看來大概也是跟自己一樣同病相憐給同學抓來的宅男可憐蟲吧。

只是這印象,在開場後就全然給打破了。可別看他那一身的輕便,音樂一響起就整個人像是換了一副靈魂般的瘋狂了起來。是夜的音樂不知怎的大概是有充電的效果,只見這人像是電視上看到的電池小白兔一樣不住地跳動和吶喊著。這還不夠,音樂一下隔壁就多了個無償的合音天使,可惜音准是有點抱歉。

如果有一出電影在這裡取經,當鏡頭聚焦在這兩人身上時畫面應該頗有趣。一邊的男生像是個充滿電的玩具不停跳動著,還隨著台商的樂團動作歡呼合唱。可是同時間就站在隔壁的這女生,身穿著同樣情變的白色T恤和七分的牛仔褲,再腳踩帶粉紅色的白色拖鞋。相對旁邊如瘋子的行徑,她則是安靜地隨著音樂要擺著身子。在節拍之間的空隙,還抽空偷看身邊的這個人,然後露出一種帶點敬佩又迷惘的表情。

演唱會一直從日落開始,一直唱到夜半三更。會唱得那麼遲,主要是同學們太過熱情的關係。一直到樂團把原先設定好的曲目都給唱完後,還意猶未盡的他們於是開放了點歌。這時候旁邊的這個男生,也隨著用著已然喊到沙啞的聲音吼著一大串不知名的歌名。也不知道是不是驚訝,隔壁的女生就這樣用著更迷惘的眼神看著這旁邊的同學。

【意念致殲 第九章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