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噩•夢

那是一個深夜,他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在此刻流連街頭。就在漫無目的地走着之時,這人才發現已經夜深的此刻路上根本不見任何人。舉目望去見到的窗戶,早已沒有燈火的蹟象。街頭上唯一的燈源,就是相對兩排的街燈。大概是月初的關係,所以頂頭根本不見月光。在一片漆黑下,街燈熾熱的光像是對馬路肆虐般肆無忌憚地照耀着。走在路中央的時候,兩旁燈光的閃耀像是在慶祝什麼明星抵達的鎂光燈一樣。

說起來路面上的那片橙色,倒也頗像灑滿了金子一般的漂亮。走着走着,他的眼光也慢慢地從遠處拉回到眼前的地面上。沒有人知道這人為何在夜深人靜時在街頭流浪,可是這並沒有阻止這雙腳的主人繼續慵懶地散步。眼前的街長得看來感覺走不了盡頭,而兩旁的商店根本也沒有任何特色可言。這裡左邊一家便利店,不出十步右邊又見另一家分店。明明走的是一條直線,但兩旁的店面不知怎的卻給人一種鬼打牆不斷迴圈的感覺。

筆直的街道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左邊出現了個電話亭。恰好的是,這個亭子剛巧就坐落在街燈底下。在耀眼的街燈光芒籠罩下,它顯得分外的閃閃發光。只是到了這個年代,這東西說實在根本不應該繼續還在街道上豎立着霸佔空間的。真的還有人會隨身攜帶硬幣,真的還有人會用電話亭撥電話嗎?想到這個,他像是想到什麼一樣伸手入袋想找手機。可是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搜過了,卻都一樣空空如也。

就在走到電話亭旁邊時,他聽到了一聲又一聲的鈴聲。本來還沒有什麼反應的,可是過了才半晌卻意識到這好像是電話鈴的聲音。只是這四周根本沒有人煙,更不用說手機了。難道這就是電話亭內發出的聲音嗎?可是從來也只聽說過用裡面的電話來撥電,可從來都沒有人說過可以用來接電話。

反正閒着也是閒着,他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去探個究竟。

鈴聲的確是這電話亭內的公共電話發出的,是說這可以接嗎?接了是不是要付錢才能講話?再說了三更半夜,誰會打電話招人。沒什麼緊急事情自然不會,而且就算要找人應該也不會打到公共電話亭去吧。只聽了大概其八嚮,就在來人來得及伸手接之前這通電話就在毫無預兆下停止了。

本來耳朵才給相對嘹亮的鈴聲震得嗡嗡聲,此刻一停了取而代之的是耳鳴聲。可是就在這人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那該死的電話鈴又響了起來。若不是知道應該不會有人正在監視自己,他應該會嚇了個一大跳。後來電話響了幾聲,他也心想說既然有緣,那就聽聽看吧。沒想到這一接,就是接下來無窮無盡的事情。所有的一切,就從接了這通電話開始。

「喂……」,還沒說完這個字,對方就已經迫不及待說了一大段話。

「你敢再反應這麼慢,甚至想要蓋電話的話你就會後悔死!」

不知就裏的他暗罵了一聲神經病,就隨即把電話掛上了。三更半夜沒事怎麼反倒招惹了個怪人,而且劈頭第一句就罵人。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想的,至少電話接通也該問問是不是找對人才是。現在沒頭沒腦找來一頓罵,本來已經不太好的心情更是盪到了谷底。說真的若不是看在那一丁點的公民意識,這只腳還真的想要題向這個見鬼的電話亭呢。

只是才動念,電話亭斜對面街的一家店面冷不防地爆炸了。

是毫無預兆毫無來由的爆炸。

這爆炸之強烈,那衝擊波甚至把這人陡地擊倒在地上。他這時候才發現原來電影中主角每次都給炸飛,那畫面的浪漫一點都不現實。此刻的現場不僅瓦礫四飛,漫天飛舞的煙塵更像是讓人有瞬間抵達天堂的感覺。若不是鼻間嗅覺回報的是煙塵的味道,現場感覺甚至有點使人感覺正在騰雲駕霧一樣。

就在瞬間這人的四周也頓時活了起來,亮燈的亮燈,疏散的疏散。眼前的電話亭雖然還堪算完好,但隔間用的玻璃鏡卻全都給震爆了。由於剛才的事故發生得太突然,在附近的他自然沒辦法預先摀住耳朵。剛受到強烈噪音侵襲的聽覺,此刻陷入了耳鳴的狀態。儘管四周漸漸開始因人群聚集而吵雜,但是這些人在說什麼卻一句都聽不進去。

由於擔心爆炸會有連鎖反應,這群人也都不怎麼敢接近事故現場。這人掙扎著爬了起來,想說隨著人群過去探個究竟。聽覺還未回復的這個時候,卻不知怎的聽到了一陣陣頗為熟悉的聲音。

還是剛才那該死的電話鈴聲。

他記起了剛才的通話,更記起了那段警告。難道那戲謔般的警告,到頭來是認真的嗎?想到了這點,這人開始猶豫著是不是要去接聽這通電話。可是身邊的人這時都在忙著趨前查探,根本沒有人在注意這公共電話正在響。還是這一切只是耳鳴後伴隨的幻聽,純粹只是自己多想了。可是越是想要忽略,這該死的鈴聲之聲響音量卻在腦袋裡漸漸放大。

由於實在受不了,這人還是忍著耳鳴轉身跑回去接了這通電話。

「都說了不要隨便掛我電話,這次要記得學乖。」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可是在耳朵嗡嗡響之中聽到耳筒傳來的聲音莫名有種夢幻的感覺。這使得對方本來已經頗為陰森的聲調,更是瞬間令人感到刺骨的冰冷。他的手開始漸漸地發抖,心中的寒意也漸漸冒起。明明剛剛經過爆炸現場該是熾熱的,但是電話亭內的這人卻冷汗直飆。從外面看來,裏頭正在聽電話的人狀甚無助地靠在一旁,然後雙手緊握著聽筒像是深怕它會從手中滑落一樣。

從旁的觀察確切地形容了這人此刻的狀況,明明腦袋一片空白但耳邊傳來的莫不是叫人不得不注意的連串警告。思緒因而變得紊亂的他,只知道這場爆炸只是個開始。接下來會不會觸發更多的連鎖反應,那要看之後的表現會是如何。此刻抓住聽筒的人能做的,就是陪著聊一下天。倘若在中間因為任何原因離開了,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就要後果自負了。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