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拆除人生

前陣子,因為小妹手上有免費票的關係,所以我們倆就很興高采烈地去看電影這樣(這個開頭有點很小學作文)。電影名稱是《demolition》,由Jake Gyllenhaal主演,Naomi Watts跟Judah Lewis負責跑龍套這樣。從報章上看到的介紹,本來還以為是部頗為沈重的電影(因為看了一半想說電影很有趣要去看,所以沒詳閱)。可是買票的時候,赫然發現這部電影是分到喜劇這個類別。

結果影片看完,雖然不至於面面相覷,但我頗想喊回水,說好的喜劇呢?

人生面臨巨變,不是每個人都用哭哭啼啼來應對,更不是每個人都會第一時間沈浸在傷感裡。或許因為生活的步伐本來就很快,或許是這人思緒經常處於滿到快溢出來的狀態。反正想說的就是不是每個人可以第一時間騰出容量給傷悲入駐。可是這種痛,對這些人來說,很可能會以近乎隱形的狀態共存很久、很久、很久⋯⋯等到哪天,可能積累到了一定的額度,或者聽到了什麼話就會開始慢條斯理地炸開。

儘管傷痛在外人看來相對是隱形的,但是在這爆炸的醞釀還是有跡可循的。比如說電影的男主角開始發現,忙碌工作之外身邊的一切。他開始好奇要怎麼修好冰箱、進而開始拆除冰箱看看構造、然後開始迷戀拆卸的快感。最後連漂亮的房子,都因為觸景傷情的關係給拆個稀巴爛。

電影看得我有點心有戚戚焉的感覺,但這不是影話在這裡說完就算了。

話說我第一次發現Gyllenhaal可以演很神經質的角色。

***

不巧的是跟妹妹看電影的那幾天,連續兩天都看到槍擊案的新聞。然後彷彿是約好一般,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感覺這樣的事情會傳染一樣。先是看到我國發生兩起很轟動的槍擊案,然後昨天還有什麼手榴彈襲擊,今早就輪到土耳其機場爆炸。當然我知道,這是跟人在低潮中會覺得諸事不順,但這只是在不開心的時候思緒會把平時忽略的事放大的現象。有時候,為什麼人與人不能和平共處呢?為何動輒訴諸於殺戮?

當然這一連串的悲劇個別拆開來看,都有不同的因素導致。但是這陣子這樣的新聞常常出現,真的會讓人不得不去問——為什麼?

皆因對方相對比較多人認識?
皆因對方愛的也是人類?
皆因國籍不對?
皆因槍械很容易買到?
皆因不齒對方所作所為?

這年代殺人,遠要比救活一個人來的容易。醫務人員一次手術可能花幾個小時搶救病患,但殺人很多時候只要一眨眼的時間。

***

這陣子腦袋處於放空狀態,很多時候都覺得自己有點不知所謂。前陣子前同事突然在聊話中問起,我人生還有什麼想做的。突然間我真的答不上個所以然來。這陣子整個人生好像突然間停頓,腦袋突然很空,但卻裝不下什麼。想要看點書,雖然腦袋很空,但就是讀不下去。遊戲若不是之前積累了一定進度,也不想繼續。一直到前陣子不知道怎麼了,整個進度全部不見了也絲毫沒有重來的感覺。想說去打拳但就是渾身沒勁,總括來說,就是累。

距離上一次,對一件事情展露出很強烈的感覺,好像有點太遙遠。

但是這種日子說是全然的行屍走肉卻也未必。至少才在幾個星期前,我才參與了一個通宵馬拉松式的hackathon(黑客松?)。當然年紀不小了沒辦法連續兩天不睡覺,但是就在極少的睡眠中跟前同事趕出了個有趣的構思(當然構思也不是我的)。之後這東西會變成怎麼樣,就不得而知了。至少我現在該完成的事情很多(比如說擺爛很久的大馬部落站點),所以要繼續發展的話我這邊大概要等很久。

***

想不到兩個月沒寫點什麼,結果這篇支離破碎的雜記還是寫了很久⋯⋯

喔對,站點設計還沒完成的其實(但就只剩下魔鬼般的細節這樣)。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