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念•弃

第一千天了,没有天崩地裂,没有惊天动地,第一千个日出就在毫无悬念下照常升起。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千天的关系,今天的日出天空显得特别空旷,除了零散的两三朵云缓缓地飘动,视野所及,几乎没有任何别的遮蔽物。没有意外的,这一天的日出因为天空的清澈显得更为动人,要是身边有你在,那该有多好?

星期天,难得不用上班的日子,撕掉代表昨天的日历,看起来今天又是个平凡的一天了。阳光霸道的经由诺大的窗子洒向空旷的客厅,刺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闻着咖啡的香气,那是多久没闻到的味道了?收音机传来的,是仍旧让人昏昏欲睡的八九十年代的歌曲,那是多么让人怀念的时光啊。

太久没泡咖啡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已经习惯了只泡一杯吗,怎么今天又变成了两杯?真是的,先放着吧,面包也大概快烤好了。现在整个房子都弥漫了食物的香气,看着面前不知为何多准备了一份的早餐,仿佛在看着整盘的早餐在冷冷的嘲笑着。和往常的星期天一样,今天虽然已经是第一千个早晨了,可是却一如既往没有安排任何的节目。

摊在沙发上,看着压在茶几表面玻璃压着的一堆照片,看着面前两个已经看起来有点陌生的人在一张张的照片里笑得开怀不已的照片,都是一些似乎是去看日出而留下的照片。多久没做这样的蠢事了?这是当时候摸黑爬山到荒凉的山顶等了好几个小时才看到的日出,那是在某次回乡路上刚好遇到日出所留下的照片,还有一张就在房子的阳台上,也就是我们最常看到日出的阳台上拍下的照片。

快三年了,不知不觉间,在没有你在身边的这段日子,太阳并没有任性说那一天不要升起来。温暖的阳光仍旧无视于世人是不是一定需要它,霸道地,源源不绝地照耀着这片土地,一切都如此的理所当然。只是,眼前原本属于你的位子如今已经化成了一缕轻飘飘的空气。

朋友们都说做人应该向前看,既然大家无缘在一起,为何不豁达一些去看这个世界。说得也是,日出并没有因为你不在身边而缺席,只是稍微变得相对失色。早餐仍然偶尔在自己故意遗忘了你离开的事实多准备了一份,为的是那一天你突然回来闻到最爱的咖啡香而雀跃准备。可是早餐吃完了一顿又一顿,回应的不是一张笑盈盈的脸,而是多一组待洗的碟子餐具咖啡杯。

收音机依然飘来缓慢的音乐,轻轻地飘扬在空气中,那是你最爱的八九十年代的歌曲,曾经让我无比厌恶的歌曲。你说过那是伴你成长,陪你度过无尽熬夜苦读的歌曲。听着王杰罗大佑林忆莲的歌声委婉的陆续从收音机播出来,看着身旁空荡荡的座位,要是你现在依偎在旁边,那是多么写意的事情啊。

一千天说来不长,却实际上又不短的日子,是个可以有很多事情发生的一段时间。前些日子辗转从朋友边听到你已经找到了一个更适合你的他,准备要步上红地毯实现你教堂婚礼的梦想了。看着茶几上最后一张我们的合照,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国外旅行柬埔寨皇家浴场那里拍的日出合照。那是多么妙的一个早上,摸黑骑脚踏车抵达浴场,然后弄了好久再要求那边的当地小孩帮忙拍一张合照。还记得当时笨手笨脚的我弄了好久,才把当时在闹脾气的相机给驯服,只可惜弄好的时候太阳已经高挂在天上了。

把最后一张照片放进小箱子后,看着里面满满属于我们之间的回忆,我想他们说得对,或许我早就该认清现实的残酷。这些照片礼物明信片,这些早就已经烙印在脑海深处的回忆,实在已经没有继续放在家里的理由。但愿你的婚礼能有你梦寐以求的排场,有漫天的鲜花,每位宾客都能人手一花,带着他们的祝福一朵朵送到你手上。

你说过在婚宴上要听到新郎在婚礼上大唱你最爱的一首歌——《你的名字,我的姓氏》,我当时一直没有放在心上。但愿你的他,在唱着这首歌的时候,是和你想象的场景一样,是在一片绿茵茵的草坪上,穿着白衣服,弹着一部豪华的白色大钢琴,在宾客的围绕下,宁静地听他轻轻地以歌倾情。我一面抱着小箱子往外走去,一面在想要是你着我来做你的婚礼策划那该有多好。你晓得,我和现在电台在播的歌一样——我愿意。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