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你今天留言了嗎?

通勝說今天宜塞穴(什麼來?),所以今天來說說留言這事好了。是說網誌之所以是網誌,其一特徵就是允許訪者留言。可是是不是要刊載訪客的留言,卻是一門學問。尤其是在這片什麼都能的土地上,刊載了政治不正確“錯誤”的留言就足以惹禍上身。好在本人這裡瀏覽量一貫偏低,進而使得留言的數量更是少得可憐。也因為這樣,留言的處理還不算是個負擔。

之前聽過有人說,社交網站的橫空出世使得朋友這兩字變得廉價。一段友誼的建造不再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築成,而是鼠標輕輕的一點那麼虛無縹緲。可是這些社交網站貶低的,說來何止友誼這概念?君不見大家現在彷彿染上了同一個流行病——按贊症候群麼?朋友出門打卡,贊。朋友吃了塊入口即化的肉,贊。朋友發了張跟嫩菜合照的照片,贊。朋友遭發床照,贊。朋友不小心搞大人家的肚子,贊。朋友死老竇,贊。朋友車禍身亡,贊。

更甚的,是自贊的棒油們。

與其說“哦,你出門啦,一路小心”,鼠標一點變成了贊。與其說“你個撲街吃飯不揪”,手指下意識按了贊。與其說“整個就是鮮花插在牛糞上”,仍然還是隨便贊了一下。與其說“看死你性無能的啦”,沒好氣還是還是只能贊。與其說“抵你死插人不戴套”,贊完了又贊。與其說“節哀、順便”,變成了冷冰冰的贊。最後人家家屬代發說朋友離世,連人話都不想要怎麼說,先贊就是。問題是,這些事情有什麼好贊的?還有那些自贊的,這些人的人生到底是活在多麼水深火熱多麼寂寥之中?

曾幾何時,一個贊字背後代表了多少那麼難得的讚美?可現在唾手可得就算了,社交網站還唯恐這樣還不夠甚至還開了個頁面讓人盡情收集“贊”友。一時之間,這個贊字如果每個文字有價值的話大概貶得比目前狂貶的日元還要低。以前有人對我說贊大概會讓我掛上好一陣子,但是現在收到成堆的贊連想要試圖高興的動力都沒有。

說真的,我寧願有人給我回個無厘頭不着邊際的留言,也不要一個冷冰冰毫無意思的贊。

說到留言,其實我對留言的管制是很放鬆的。只要不是明擺過來打商業廣告的,若無意外都會通過。就算是說我強詞奪理,說我若螃蟹打橫來說,說我無理取鬧的也曾經刊載過。不過當然,這個還是我的地盤,那天我心情不好真的要把所有攻擊我的留言全部刪光光對門老趙也吹我不漲。但是說要關閉留言功能這倒是不太可能就是,畢竟如果不求反響,當初就不會把文章發表到網絡上來了不是嗎?外面一本那種很夢幻很少女可以上鎖的日記本,說來應該真的不那麼貴的。

我其實也不怎麼喜歡到處留言,這些年甚至連網誌也看不到多少個。看得最多的,當為諸位跳坑友的文章。有時候一時興起,或是看到大家有點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揪跳人我還是會發則留言打氣。至於我自己,其實每次收到留言還是很開心的,無論對方是故意來找茬的,或只是簡短打兩個字(甚至只是一個贊字)這樣。換句話說吧,留言與我的意義不是內容本身,而是肯花時間寫留言給我就已經感動到屁滾尿流了這樣。

在剛過去的星期天,我又再度號召大家去惡作劇。還沒等到有人回報,反倒先惹來了一位跳坑友的微詞說我“詆毀”了留言的意義(用詞也太激烈)。好啦,我承認自己很邪惡*掩面*。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call_user_func($foo = function() use(&$foo) {
echo “去屎吧 “;
call_user_func($foo);
});

author
Choon-Siang Lai
date
2013-05-27
time
20:20:05

while(true) {
output “赞”;
}

哈哈

author
date
2013-05-27
time
15: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