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Latest Post

2016的思考題——上街篇

這幾個月,甚至今年發生了很多事。有些跟我有關,但大部分都是隔岸觀火。這幾個星期陸續很零散在社交網站跟朋友討論,我想過了這些時日也是時候稍微組織一下。只是最近人莫名很疲累,所以接下來的文字就好像永遠揉不成一塊的粉團。

首先要說的是關於最近上街清道的事情。

這次我沒去。

不去不是因為我預料會發生事情(結果感謝老天大家平安無事),也不是因為我不愛這個國家,更加不是我不再去理處處可見的腐敗。我不去的原因,最主要是,我搞不清楚他們的訴求到底是什麼?

前幾次大家上街,動機很明確。我們要乾淨、公平的選舉,我們要公道的選區劃分。可是這幾次下來,尤其是自從那幾十億的事情曝光後,推翻某人變成了一個喧賓奪主的副選項。喧賓奪主怎麼說呢?老實說,我第一次聽到這次活動的時候,聽到的訴求就是要某人下台。我不反對這些人要著某人下來,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打著要乾淨選舉的旗號?當然你可以說我聽錯看錯,因為我後來查詢我發現正式的文告是不包括叫某人下台的。但是那股人人得以誅之的氛圍,卻不懂為什麼成了這次遊行的主調。

再說了,那個傢伙下來後,又如何呢?

推另一個上去,照著同樣的機制同樣的公式下場仍然一樣。

真的沒有別的更好的致富方式了。

接下來,一個號稱超越政黨的組織,事實上跟在野的確是過從甚密。雖然可以反駁說啊不是有邀請在朝的加入嗎,他們不要啊。但是實情是,在這樣的運動,就算不是坐正主角,不得志的政黨確實是我人生看過最大朵的綠葉。我們可不可以有一次,是不要邀請任何政治人物藉由這個草根人民發起的運動裡演講?最扯的是,我到現在還是不了解為什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會在這裡發生。這次的運動,我相信至少有群人是在期待看到某前首相。可恰恰最諷刺的是,若不是當年他做壞規矩大家根本不用上街。

我不是說不能原諒知錯能改的人,但是這種下的因卻正正讓人民不斷沈淪於泥沼。

再說,他不是正在統領一群從某大黨失意遭驅逐的人馬嗎?正是因為有他們這群人,我們下屆大選搞不好選來選去都是那堆牛鬼蛇神啊。這樣真的有比較好嗎?

再來,就是我真的深深覺得自己上次真的太樂觀。是,國民團結不是沒可能的事。但是前提是,我們根本沒有做好準備。不說別的族群,我們說說明天開始華小滿滿開始轉型好不好?是,各源流都是採用同樣的課綱。但是無可否認的是,各族群的孩子真的不太多相處的機會。母語教學到底要到什麼程度才叫夠?我們真的需要每一科都是母語嗎?除了全母語教學,我們是不是有別的轉型的可能?全國小學共用同樣的國語課程,真的不可行嗎?三語系平行的宏願學校,我們真的一步都不能讓嗎?

你只要敢在華人聚集地喊出上面那段話,我想很快就會給一群喊著“捍衛母語教育”的口水淹沒。

還有什麼要英文教數理才是國際趨勢的那群人。

再回到剛才說的,我們真的準備放棄一些東西,來換取更深層的族群和睦嗎?

接下來,就是影響我至深的一句話——“我們活得太舒適”。

我們連遊行日,都選在一個大家幾乎都很舒服的週末。覺得熱了,轉個身看到有賣飲料的小販,買了一杯水又可以繼續回到街上吶喊。我不是主張要激進到去包圍首相署,我也沒有說要像香港人一樣佔據要道不眠不休。你看看為什麼外國會有人衝進國會,為什麼會有人要睡街上?正正是他們已經覺得未來看不見希望,所以不得不採取激進的行動。

我們真的那麼慘嗎?

我們一碗麵雖然是比二十年前貴一倍,但是占薪水多少?我們國債高企,但是這重要嗎?我們會不會國家欠人錢,明天不能開飯?我們會不會年年政府財政紅字,需要繳更多更多更多的稅?居大多數平民中產的百姓,現在頂多開始越來越買不起房子,頂多每星期少點外食,頂多每個月少點喝精品咖啡。換個角度來說,我們還是偶爾可以負擔一點小確幸的。

試問,活得這麼舒適,要喊出訴求到底可以多有說服力呢?

所以覺得我只是說不夠激進的人,根本就是劃錯重點。我從頭到尾都沒說過希望要大陣仗,這段文要帶出的重點一直都是——我們還不夠絕望。

為什麼不夠絕望?其實應該才是這運動的重點。普羅大眾對我國的民主程序了解多少?我們的國州議員是怎麼選出來的?我們的首相是怎麼選出來的?什麼樣的人才能有競選資格?身為選民我們的權利是什麼?我們要怎麼透過代議士把自己的意見傳達進議會?選區的劃分是誰說了算?選民冊為什麼不能跟國民登記局連結?我們各個機關有沒有良善的問責機制?我們的媒體有沒有盡到應該有的責任?選委會到底要跟政治人物保持什麼樣的距離?什麼是政黨?要什麼人才能組織政黨?我們的選舉人在競選期間可以花多少錢?我們的最高元首,跟各州的統治者權限到哪裡?

這些問題我不是全部都能回答,但是我知道至少大部分是要怎麼去找出來。可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這麼多的知情資源,就算不說鄉區的人未必有這樣的資源,光是城市人受過基本教育多少人可以回答出來?你手上的那張票,在新的選區劃分下,會不會跟另外一個選區基本相等?如果不是,比數是有多懸殊?說實在,光是這個只要了解清楚,只要了解選區劃分的不公不正就很夠讓人絕望了不是?

可是我們還是執著於上街喊某人下台,執著於上街等水炮車然後可以回家跟朋友打嘴砲,執著於展示自己爆棚的愛國心,執著於貶低決定不出席的人,執著於跟紅衣人對抗顯示自己的正義,執著於在週日跟朋友結伴上街⋯⋯

這一切,除了叫不明不白的自慰,我想不出有別的什麼詞可以形容。

改變是痛苦的,不是上街幾個小時就可以達到。這清道運動進行了五次,我想至少有些人已經知道這樣下去是不會有任何改變。可是同時間,我們真的,真的準備好改變嗎?一個所謂乾淨的民主政府,是不該有空子讓你去鑽的。依據程序辦事,從來都不是最有效率的。所有的公道,都是建立在一道道的程序上。我們凡事求快,求關係,求方便,這和上街喊出的要什麼透明化政策什麼的根本就是背道而馳。這一切的不公道,如果可以一夜間改善,我們真的又準備好放棄一時的方便嗎?

我遲遲發不出這文章,其實很大部分是因為延伸出的很多問題,我根本找不到解答。

要改變,就先得痛到極點,可是我們準備好去痛了嗎?

還是活在無知的麻痺中,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

Other new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