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Latest Post

悟不太道的衛塞節

昨天是紀念佛陀悟道之日,可我國卻屢次淪陷與各種人爲災禍的水深火熱之中。前面傲慢失言風波未平,後面疫苗註冊網站再出問題,再來傍晚又一記重錘——單日確診人數再創新高。連本來想趁熱鬧看個血月蝕,天空還不作美下了場雨,用灰濛濛的天似乎在嘲弄凡人如我等的作繭自縛。

畢竟本人在國家開放AZ疫苗註冊的第一期時,就搶先登記了,所以對於昨天站點的失誤的確不好說什麼。技術上的缺失,的確也不是我擅長的領域。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以昨天第三波發放的速度來看,就算系統做得再萬無一失,失意的終究比得意得多。先不要和第一波要三小時的相比,若只和第二波優先讓年長者申請的那次相比就很弔詭了。

年長者並沒有用完他們的份額

若他們的顧慮是風險,ironically他們恰恰就是喪命風險最低的族羣。

下面是第二批兩次註冊的大約概況。

總的來說,昨天發放快一百萬的份額,卻仍然在一小時內搶光,可社羣網站仍然哀嚎一片。這中間,或許透露出很多資訊上傳達的一些問題。

爲什麼副作用致死率低的年長者對此不屑一顧(年輕族羣可以替年長者代勞註冊),相對致死率高(依然是很低)的年輕人卻趨之若鶩?

爲什麼第一輪也不見得有這樣搶手的反應?

爲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排斥這牌子的疫苗,進而催生這個自願登記的機制?

既然最後會這樣,爲什麼當初擬定疫苗接種計劃的時候,不直接開放民衆選擇牌子(或者選擇無偏好)?

先不說我這個第一輪就去註冊的既得利益者(原先沒有這個感覺,但經過昨天開始有了)有沒有資格提問,但以上的提問我不覺得有多少人可以理直氣壯有條理地答出個所以然來。

如果換個角度去看,可能會有不同的面向。

把這次的關鍵——疫苗牌子,從阿斯利康AstraZeneca,換成輝瑞Pfizer甚至Sinovac科興。

當然這是假設,以上列出的問題就因此不成立,但根據個人和身邊人主觀的觀察,很多人在爭論討論吹噓那個牌子這裏那裏比較好的時候,很少會聊起牌子之間的主要差異——類型?

大家聊的,都是副作用接種死亡率有效率,但認真聊起各個主要差異的,真的不多。尤其是這次如此神速生出疫苗,其中的代表Pfizer和Moderna都是屬於新科技mRNA疫苗的首次橫空出世。

吵有效率的

當然各種不同科技製造的疫苗各有優劣,大家有所偏好實屬難免。但眼前政府高官這幾個月表現出各種近乎不顧人民生死的態度(是的,與其讓#kerajaangagal去trending,我覺得更貼切的是#kerajaantakkisah),就算分派到的疫苗再不符合期待,但眼下現實是打總比不打要好。

是的,我不想有機會打到用弱化病毒製的疫苗,所以開放AZ申請第一波我就去弄了。

雖然我睡過頭當天差點來不及。

但就算沒這回事,排到我無論哪個廠牌還是得打。如標語所説的,lindung diri, lindung semua(保護自己,保護大家)。我或許沒資格說,沒搶到的不要灰心,或者還沒有機會注冊的繼續加油,但是大家都要好好的啊,stay strong and stay safe folks。

當然後來到了傍晚也有一些比較歡樂的消息,比如某飯桶終於因爲失言風波丟了飯碗。後來泄露出的公文似乎要爲財政部貼金,可是網絡有時候對這些東西記憶都很深就是,貼金前要看看是否讓過去的自己打臉。

最後則是之前參與的同運團體異樣,在國際不再恐同日辦的徵稿活動的檢討會議。個人分派到的職務是文書,但自覺好像沒什麽參與到就是。可是整個過程,有當年大馬部落衆志成城之感。或許有生之年不見得看到同婚的那天,但在充滿不平等的馬來西亞我總算認識和幫助過還有在努力這這群人。

順道一提,我(又)辭掉了大馬部落的職務。兩隻老虎若無意外應該會設法繼續,我和阿甘暫時定出了一條可以嘗試的内容走向這樣。

Leave a comment

Other new Posts

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