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Latest Post

婚·痴(尋找女主角)

吸氣,一步、兩步、三步、四步、五步、六步⋯⋯

當你無法靜下心來打坐,那就出門去跑步吧,有人是這麼說的。於是這就成了他的習慣,開心時疾跑,不開心時慢跑。無論晴天雨天,唯行雷閃電才看在老天份上乖乖待在室內。只要有一天不跑,就渾身覺得不對勁。也不是沒試過慢跑機,但是幾次下來發現這根本就跟不停在輪子內跑的天竺鼠沒兩樣不是嗎?

今早心情有點小雀躍,適合比不疾不徐快一點點的步伐。迎面而來的人似乎也感染了這份喜悅,紛紛衝著他笑。跑著跑著,跑者似乎想起了什麼,就伸出滿是刮痕的手往口袋一揣。還在還在,沒有來由把自己嚇了一大跳,真是的。

好不容易終於把一切都籌備好了,如果把這一切比喻成一部戲,那缺的正正就是女主角。今天清單裡必須要準備好的物事,說起第一樣大概就叫很多女生直呼“好可愛”得久久不能自己。這等身高的泰迪熊是買不到的,為了這隻東西他可是每天深夜在人家櫥窗前躊躇了大半年呢。

無他的,畢竟她喜歡啊。還記得第一次邂逅的時候,女孩就是因為在人來人往的路上呆望著這東西,才跟看不清前方捧著滿手畫紙畫材的男孩撞了個滿懷。這一下可真不得了,彷彿是愛情電影的橋段般,兩人就在畫紙在空中散開的場景展開了童話式愛情故事的第一場戲。

吐氣,一步、兩步、三步、四步⋯⋯

清單第二樣物事,是很多很多張的畫像。還記得第一次的吵架,也是後來無數次爭執的開端。可哪對情侶是永遠甜蜜的呢,你說是吧?於是,三天一大吵,五天天大吵的劇情就週而復始地上演。嚴重的時候整個家,甚至在外人看起來就像是經過了什麼災難一般。不過每每靜下心來後,男孩總會給女孩畫一張圖。圖裡的人兒永遠帶著笑臉,看久了挺像是一種心理願望的投射。

就這樣,為了難忘的交往紀念日,他畫了一屋子對美好未來的想像。掛在椅子左側的是他們未來的家,得要是雙層的排屋。另外一邊,則是一家四口的全家福。嗯,打算生兩個,最好還要是一男一女。當然最大幅的最花心思的,也是等身高的一張——穿著婚紗的她。

吸氣,一步、兩步、三步、四步、五步、六步⋯⋯

半年了,算起來那句話說出來已經有半年了。那一句“我們分手吧”說得那麼絕情,這麼淡泊。這到底是在演哪齣?悄悄的我來了,不帶走一片雲彩?還是老娘玩夠了,累了要回家睡覺?反正散場曲終人散,他也只能眼睜睜看著落幕。

沒有上演呼天搶地的戲碼,沒有跪倒在地哭求你不要走的劇目。眼睜睜目送她收拾細軟離去後,他能做的只有天天躲在遠處看著人家上班下班,出門回家,卻擠不出一絲勇氣去嘗試挽留。

漸漸地,他本來該花在畫畫的時間,都拿去窺看女孩了。唯獨是慢跑,或者應該說還好還有慢跑,才讓他覺得心痛是真實的。可嚴格來說也不是不畫了,只是這半年來畫畫的時間,都是理應正常人用來整理自己或休息的時間。這解釋了今天在跑道上的那個人,就是一個衣衫襤褸,披頭散髮看起來跟流浪漢無異的一個傢伙。

吐氣,一步、兩步、三步、四步⋯⋯

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東風,諸葛亮看天氣也不過只是電影裡說的略懂。他知道女孩每天上下班的路線,知道哪天她會加班,知道回家哪條路是最黑最暗。時機什麼的根本就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就在昨天深夜那黑市弄來的哥羅芳,就這樣為續集上演了第一幕的天衣無縫。

要放鬆心情,要去跑步,不然等下太緊張。於是乎,把所有事情佈置好後,確保女主角穩當綁在椅子上後,他就在天剛亮的時候跑了出來緩一緩心情。她醒來看到眼前的婚紗,看到整個屋子的畫作一定會感動到屁滾尿流的。

男主角又揣了一下袋子裡清單的最後一項婚戒,暗喜著。

後記

這次也是功課,是第二篇交上去的功課。不過這次寫得比較倉促(時間安排有點緊),就是一兩天內就把功課呈上去。後來一些事情的關係,我是到剛過去的星期六上課前才收到評語。簡單來說不足之處是在於強勢的男主角分手後,我遺漏了瞬間失勢的心路歷程。另外廢話很多的部分,老師也有指出(當然不會太直接說我贅言太多)。

另外要補充的是,現在大家看到的是已經我交給老師後的修訂版。固有的問題還在,但是另外多了一點暗示熊公仔的來歷。故事第一版其實叫尋找新娘(老師開的題目是:尋找XXX),但是寫到最後找不到一條可以穿針引線的脈絡。後來翻讀幾次後,就決定把一些戲劇的元素(第幾第幾幕、續集、劇碼什麼的)加進去。於是,功課就從原本不甚點題的尋找新娘變成尋找女主角。後來整理一下發現,這部其實還是可以套在之前寫不完的《痴》系列裡面(是以標題改了)。

Leave a comment

Other new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