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棄·痴

他失戀了。

正確來說是遭到嫌棄。

對方說不知道自己在這段關係中是什麼形式的存在。

沒事,日子還是要過。於是與客戶們開不完的會議,塞滿了他的行事曆。能做的該做的誰做的,同樣的話題日復一日重複,彷彿鬼打牆般永遠沒有共識。這陣子每次抵達家門已是深夜,也只得草草料理晚餐就洗澡睡覺。如此這般算起來,竟也不知不覺過了好幾個星期。這下可好了,連戀愛過的所有記憶,也彷彿不曾發生過。

這天黃昏,天色特別灰暗。不過早上問的時候她說今天天晴,想必也就只是純粹的天黑。大概冬至快到了,會比較早天黑的樣子。剛剛提早結束的會議仍然理不出什麼重點來,記下的所有白紙黑字都是沒人想參透的天書。比方這句,是什麼形式的存在?

比如對方,在這段關係中是什麼形式的存在?

正值下班時段,路面上今天反常地塞到動彈不得。他關掉了越聽越煩燥的收音機,少了電台主持人鬼叫的聲音後,外頭的聲音彷彿陡然放大許多。剛才一定是聽錯了,身邊沒人說話。果不其然,現在聽到的真的只有車子停停走走的聲響。

今天有約嗎?聽到的回覆說不上不習慣,頂多只能說不熟悉。對方回答的是問題,但冷冷的語調並沒有填補期望。既然今晚沒有約,那就乾脆早點回家吧。這天雖難得在正常時間放工,但內心深處卻有一百萬個不願意那麼早歸家。

不習慣沒他在的旅程,不習慣吃飯少了個可以搭話的人,不習慣睡覺時旁邊有個打呼的傢伙,不習慣回家沒有人雜七雜八的嘮叨,不習慣⋯⋯

車外的路況仍然不見好轉,但天色卻是越來越黑。看看時間昨天日落好像還要等一小時後,可是她今早明明說了全日不必帶傘。

也不知道是不是約好的,身邊的車子在此刻猛地一同亮起車頭燈來。天色此刻已然漸黑,那刷一下閃出的燈光就這樣照得他閃避不及。這燈光,還照到了那個在在飯桌上不斷與糖果奮戰的那個人,照到了臨睡前悶不吭聲看著手機朋友動態的那個人,照到了不見手機驚慌失措對伴侶破口大罵的那個人。
照到了那次對方說不知道在這段感情中是什麼形式的存在時流淚的臉龐。

也不知道人類是不是內設衛星導航這功能,反正他就是這樣在魂魄不齊的狀態中回到了家。天黑得比往常早還真的是雨天的先兆,虧她今早還信誓旦旦說會全日天晴。在冰涼的車廂裡,他好想要打給男友,想說出欠了很久的對不起,想說出那啟齒不了的想念。

“誰是你的男朋友?”,那說不上習慣,但怎麼聽怎麼不熟悉的語音助手冷冷地問道。

後記

老師說可以多交一點作品,所以我打算一兩個星期寫一篇交上去。這篇主要是要延續《痴》系列一個人的戲碼,這次把空間搬到一個很受侷限的車子內。可是場景什麼的都有了,欠缺的就是貫穿的故事。後來就在真的要交上去的時候,在某天開車回家的當兒想說可以用失戀填補情節的空洞。可是畢竟還是沒設想周到,所以老師瞬間就看穿了我的把戲,也順便點出了情節薄弱的部分。(當然可能也不是全然沒有可取之處,但你曉得直接quote出來老師說寫得好的部分聽起來就很臭屁)

接下來交的,也正在等著feedback的,是比較長,跟我之前寫的篇幅比較相當的作品。不知道會得到什麼評價呢⋯⋯

另外題外話是,最近正在看黃錦樹先生的短篇小說,剛看完第一篇,有點太跳躍覺得小小害怕。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